嫁给韩国男人的酸甜苦辣


 



我是在飞机上遇到我现在的韩国丈夫的,那时我是一家化妆品的营销代表,经常在东南亚国家飞来飞去。那天碰巧跟一个特别疲惫,飞机还没有起飞就开始打呼噜的男人坐在一起,刚开始我还出于礼貌忍受着,可后来那鼾声越来越大,直吵得我心里发慌,我只好用手臂碰了碰那男人:“先生,能安静一点吗?” “噢,噢,对不起,抱歉,我太疲劳了,对不起。”

  这个眼睛细长,嘴巴小小的男人见我有些不高兴,忙不迭的用结结巴巴的中国话跟我道歉。这时我才发现他是个韩国男人,虽然眼睛布满血丝,一脸的疲惫不堪,但他的头发纤尘不染,衬衣领子干干净净,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去过几次韩国,我知道韩国男人特别讲究洁净,这大概都是因为他们会有一位特别爱干净的妈妈的原因吧。

  既然对方已经表示了歉意,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我仅学的几句韩语跟他客套了一番。就这样飞机抵达广州时,我知道了他是一家纸张企业的东南亚区总代理商,并且跟我同年,都是26岁,都还没有交过正式的男女朋友,仿佛顺理成章似的下飞机时我们交换了手机号码。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我没有想象过的,认识三个月时他向我求婚了,虽然父母不希望我嫁到韩国那么陌生的国度,但他们对彬彬有礼,又很能干的他非常满意。他父母也不满意他的选择,因为我们同岁,而且,我还比他大一个月,但他们对我的方方面面都挺认可的,只是他们认为我嫁人以后就不应该再工作了,这一点我虽然不情愿但也接受了,只有我父母很不赞成。他们说,你读了那么多书,又有很好的职位,这样为了婚姻而放弃自己的事业是很可惜的选择。

  这也许就是两国老人的价值观的不同,在他父母看来女人结婚以后就得以家庭、丈夫、孩子为重,而在我父母看来,女孩子无论到什么时候,经济上也得靠自己,能独立就独立,他们总认为女人为了家庭放弃自己的追求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跟他认识半年以后,我下决心辞了职真的嫁到了韩国,成了每天围着灶台转的全职太太。

  刚开始我们还是过了一段挺甜蜜的日子,可自从生下女儿以后,丈夫开始变得像其他韩国男人一样,几乎天天不醉不归,他成家以后,公司为了照顾他,让他到首尔的总部做董事长助理,这样他就不必像原来那样几乎天天奔波在空中,可我发现这并没有使他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家庭和我,我只有每天早餐的时候才有机会跟他说几句话,原来的那个温柔、浪漫的男人不见了,现在的他几乎天天在为我给他洗的衬衣、袜子不够干净,没有香味而发火。

  有了孩子以后,他变得更加挑剔,孩子一哭闹他就认为是我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没有照顾好孩子,说我是个“很无能”的妈妈,我为了他的出言不逊跟他吵了起来,他妈妈出来把我训斥了一番,认为我敢跟挣钱养家的男人吵架,简直是胆子太大了。他爸爸在这种时候永远不说话,但他会给他儿子倒上一杯茶,让他消消气,倾向性也很明显,这让我时时刻刻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这时候我才想起远嫁异国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是家里的独女,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没做过什么真正的家务活,可嫁给这个韩国男人后,我就几乎成了他们家的佣人,洗衣、做饭都已经是太平常不过的事了。韩国人爱干净,天天要用白毛巾擦地板,擦家里所有的角落。刚到韩国的时候,我特别不习惯这样跪着擦地,觉得很不舒服,可我丈夫告诉我,你是韩国人的老婆,别的女人这么干,你也就得这么干。

  刚开始的时候,我每天擦完地板,婆婆都要用穿了白线袜子的脚这儿蹭蹭,那儿擦擦,检查干不干净,如果发现袜子发黑,她马上就会脱下来让我去洗,让我知道这都是我没有把地板擦干净的缘故。

  结婚6年,我从来没把父母接到韩国来看看,我一直在电话里告诉他们我很好,很幸福。我担心他们真的来到韩国,发现他们的宝贝女儿是每天这样给韩国男人做老婆的,他们一定会马上要把我带回中国。

  可嫁到韩国来是我自己的选择,我需要自己承担,我不想让父母替我太操心。

  生活上的苦也就算了,关键是精神上的压抑有时挺可怕的。韩国是一个特别讲传统的国家,在那里男人的权威是无可置疑的,女人尤其是做儿媳妇的女人,里里外外都特别受气。我因为跟公婆住在一起,每天除了伺候丈夫,还得照顾那二位老人。尤其是婆婆,因为她有两个女儿都嫁的不错,每当我这两位大姑姐回来看她的时候,她一定要当着她们的面儿数落我的不是,然后,让她俩来教育我,告诉我怎么做才能成为一个韩国家庭里受欢迎的儿媳妇。

  我承认我的确有些做不到像真正的韩国女人那样能干,但在我的能力之上我尽心尽责地去做了,她们凭什么还一开口就教训我,我心里特别不服气,可嘴上还得应付。在韩国大姑姐也是长辈,要绝对的服从,如果我跟她们吵架,丈夫是万万不能允许的,就是再委屈我也得忍着,还不能跟丈夫抱怨。韩国男人特别维护他自己的家人,在他们看来妻子永远是服从于他们及其家人的角色。

  本来生了女儿以后的第二年,我又怀孕了,可是在他们家人的坚决反对中,我还是去把孩子“做”掉了,这不只是对这个婚姻缺乏信心,还是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家务、女儿、丈夫、公婆,一大家子都需要我的照顾,我不想让自己再有负荷了。

  这件事在他们家和我住的小区里引起了轩然大波。我的邻居们那些来来往往的韩国女人,她们买菜的时候碰上我,都会问上一句,“真的是你自己决定不要那个孩子的吗?”

  这种时候我从来都不会说什么,最多冲她们微微一笑,我想这是我自己的生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最不能接受这件事的还是我的丈夫。那一段时间他天天喝醉了回来跟我吵,质问我是不是怀疑他养家糊口的能力,是不是不想跟他过下去了,是不是对嫁给他后悔了?

  他对我说,老婆把孩子做掉不肯生下来,对韩国男人来讲是很没面子的一件事,这让他的自尊心大大受挫,也让他在公司里有些抬不起头来。因为韩国人都特别重视生儿育女,因为这样的家庭才会和睦兴旺。

  我告诉他这样做是因为我也有苦衷,我承认自己对韩国的现实生活考虑不足,有些难以承受现在的这种生活,我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环境,需要勇气来考虑下面的人生是不是就这样渡过?

  我的话让丈夫也很惊讶,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合格的丈夫,把赚来的钱都交给老婆,兢兢业业的工作,热爱孩子,热爱家庭,从来没有过外遇,对父母也很孝顺,“可你对我呢?你对我怎么样你有感觉吗?”就在他认为自己处处都做得很完美的时候,我冷不丁的问了他一句。

  “我对你不好吗?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吗?你是我老婆呵,我给你钱花,让你生孩子,还能对你怎么样?”

  “可我是个女人,是个中国女人,我受过高等教育,有过良好职业,我从来没想依靠哪个男人过一辈子,我要那种有尊严,有希望,有关注的婚姻,而不是现在这种睁开眼就干活,就看老人脸色,就得服服帖帖的生活,你是个韩国男人,你习惯了这样去对待你的妻子,可我不习惯这样跟我的丈夫相处,如果你要我一直服从下去,我就要离开你,离开这里,过另一种我想要的生活。”

  “你是说你要跟我离婚?”

  “也许吧,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妥协的话。”

  实际上我当时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办,我们俩属于一见钟情,感情基础还是不错的,更何况就做为一个男人来看,他没有什么大毛病,顾家,没有不良嗜好,工作很努力,为人很谦和低调,在做男人上他比某些中国男人要强多了,可做丈夫我认为他很失败,至少做我这个中国女人的丈夫他很失败。我不是一个合格的韩国男人的妻子,他更不是一个适合做中国女人的丈夫的男人,如果我们的婚姻失败,本质的问题也许就在这儿,这跟我们当初彼此的相爱无关。

  听说我要跟丈夫离婚,公婆和两个大姑姐全紧张起来,他们全家聚在一起彻夜的长谈,不知在想什么办法应对我。

  倒是我丈夫看上去很冷静,足足有一个多月他几乎没跟我说话,总是一个人闷在那里想什么心事。

  过了一段时间,他把我和他父母叫到了一起,他很歉意地对他父母说,他已经在外面买好了房子,想要跟父母分开单过,因为我不太适应现在的这种生活,所以,希望父母能够谅解他。

  说实在的,那一瞬间我很感动,看来是他想要跟我有所妥协了,可是没想到他父母对他的这个决定简直是暴跳如雷,尤其是他妈妈,把地板拍的嗡嗡响,“你是独子呀,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呀,你要分出去单过,这让亲戚邻居还不把我给羞死呀,我们都这把年纪的人了,你让我们自己照顾自己呀。”

  “我可以给你们请个佣人,费用我来付,出去单过以后,我们周末都会回来陪你们,儿子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

  丈夫的解释更让婆婆无法接受,“我说让你别要这个中国女人,你偏偏不听,现在弄成这样,为了她你连爸爸妈妈都不想要了,你可真是个孝顺儿子呵,我怎么白白地把你养这么大呵。”

  到韩国几年,我韩语说的不是很流利,但听是绝对没问题的了,婆婆的话像针一样扎在我心上,让我忍不住流了泪。这哪里只是儿子要分出去单过呵,分明是要生离死别了么,婆婆的态度让我一下子绝望起来,我推了一下丈夫,让他赶快表态,“这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婆婆不同意就算了。”

  丈夫迟疑了一下,无奈的低下了头,安慰了情绪激动的他妈妈几句,我们想要分家单过的事情就这么流产了,这让我对改变自己的生活处境彻底的失去了信心。

  那之后不久,我提出来要出去工作,丈夫惊讶地说,“难道我养不起你吗?”

  “不,”我微笑着告诉他,“你是个很能干的丈夫,只是我要有我自己的生活。”

  “那家里这一大堆事儿谁来干?”

  “请个佣人,费用我们一人出一半,不是就解决了吗?”

  走出了丈夫的家庭,我感觉自己自信了很多,我到了一家时尚杂志社专门做化妆品广告的代理,业绩还不错,不到一年我就升职做了主管。因为韩国的女人婚后工作的很少,像我这样的人才就显得尤为的可贵,我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大家的尊重。没有人在乎我是不是从中国来的,他们只知道我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很独立做了妈妈的职业女性。

  我在婆婆那儿所受到的种种压迫也从此一扫而光,我可能是从来都无法擦干净地板,但我的薪水足以请一打儿保姆来擦地板,我可能永远不会像韩国女人那样对丈夫毕恭毕敬,大气也不敢出,但我用自己的实力也赢得了丈夫对我的尊重和包容,他不再只把我当作一个妻子来对待,我们是伙伴,是朋友,偶尔还是同事,在讨论事业上的问题的时候。

  现在我已经习惯了韩国,但还是不习惯韩国的家庭,在所有的韩剧都把韩国的男人打造成为丈夫的最佳人选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经历,是的,嫁给韩国男人,是一种看上去很美的事情,如果你不是一个自信独立,有自己的追求的女孩,嫁到韩国来一定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你需要再仔细的想一想,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