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崩溃的证据(图)

2020-10-13 07:24 作者: 林忌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带一路
2017年5月13日,保安走过“一带一路”广告牌(图片来源: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0月13日讯】吉尔吉斯位于新疆南疆的阿克苏以西,喀什的西北,属前苏联中亚五国,其中与中国有边境接壤的三国之一;由于南边的塔吉克,只有一个海拔高达4368米的陆路关口,每年冬天有5个月封关,因此西连乌兹别克与塔吉克,北连哈萨克的吉尔吉斯,正是中共打算经营“一带一路”西进的必经关口,是战略要冲之地。

然而正是这个国家,近年不断爆发反中浪潮,原因非常简单──由于属首批“倡议”一带一路的国家,中国资金与公司大量涌进,带来了一连串的典型问题,包括高达全国43%的外债属中国债,而总债务占全国GDP近六成之多;以此推算,除非吉尔吉斯长期能保持5%以上的高速经济发展,否则几乎无法债还各国特别是中国的债务,正是“一带一路债务陷阱”的典型例子。

至于中国资金带来的问题,大家都耳熟能详──最大笔资金都是用来贿赂官员,借债兴建大量大白象工程,批出合约给中国公司营运与承建,买起当地的矿产、基建,换来的就是豆腐渣工程,中国员工与当地人民的种族冲突;掘矿污染当地水源,在当地的“贸易物流中心”变中国租界,批出垄断供电的电厂合约,完工后长期断电瘫痪,最后被揭发如前总理伊沙科夫(Saper Isakov)的贪污案,其口供指相关合约与工程,完全由中国方面决定控制。

因此近年来,类似的争议已多次触发反中国的示威浪潮,如2019年的爆发时,抗议者不但要求限制中国公司,更要求驱逐来自中国的非法移民,禁止两国人民通婚,全面限制中国移民数量等;这些“本土议题”,大家应该非常熟识,亦种下了吉尔吉斯人民,对举国政治贪污腐化的不满。种“一带一路”的因,结革命与政变的果,这时候却鲜见平日批判西方是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又或者常问大家,为何不关心穷国问题的,那些自命左翼人士,关心一下中共在中亚的中华帝国主义呢?

才在上月(9月)13-14日中共外长王毅前往访问时,就收到了吉尔吉斯要求,指因为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如因各国封关措施,令其六份一人口的跨国劳工无法谋生,而重创其经济,因此要求中国主动减轻其债务;然而中国一直对此没有回应,口惠而实不至,结果就是大选舞弊的争议,然后爆发革命与政变。

因此无论今次其政变结果如何,因为其政治与经济的结构问题,吉尔吉斯人的愤怒矛头,最终都必然会指向中国──任何政治人物要尝试解决问题,都必定只能把责任指向中国一方。可以预见的是,由最轻微的抵赖债务,甚至全面排中,终止以往的合作,限制中国公司,或者清查以至重新审议以往与中国签订的协议,以至合作工程,或者倒向俄国,甚至是美国方面。

中共即使想进一步加码“收买”,首先要在今日疫情之下还有足够的财力,然后就担心会成为“榜样”,令全球向中共借债的国家跟进,要求延期债还甚至是“取消”其债务;由坏帐到丧失盟友,甚至变成在边境煽动一个敌对政权,这就是“一带一路”崩坏的最好例子,证明其愚不可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自由亚洲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