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学怪授们


“教授也是人么”,这句话已为当代师表的堕落找到合法依据。朱老夫子的“身死事小,失节事大”早已不管用了。相比之下,那些古板的老学究令人怀念不已,他们虽然在生活上显得作风僵板,仍不失肃然可敬的师表风范。近年来的顾准热和陈寅恪热就充份说明了知识分子的种种危机。然而,在运动式炒作下的“国学大师”热,要根本解决中国知识分子历史悠久的恶习是困难的。

人欲横流,师表失节

高校教学队伍中的主力军,这批人的成长过程、历史背景都很复杂,也是一批没有学到真东西的一代人,大概是些半吊子的“教授”,什么都是半桶水:旧学不深、新学不通,是典型的“主义化”的一代人,同时职业的责任心和道德感又欠缺,更别说诲人不倦的“师表精神”或“学识为本”的人格魅力。退而言之,他们都是曾在被下放、被虐待、被欺骗、被愚弄的历史大狂潮中磨炼出来的,要他们走出历史创伤的阴影似乎不可能。其次,教师待遇偏低,在如此人欲横流和权钱万能的时代里,“失节保身”也就在所难免了。

当代教师似乎极不乐意成为学生的“道德楷模”,道德似乎不再是学府的职责了,它只不过是一个技术培训中心而已。这些年来,高校的人文和纯理论学科明显失势,而那些工商管理成了高教的主体。文化学术思想奄奄一息,文化人的出路只能向世俗和权钱妥协。可以说,当代中国知识分子面临自身价值的定位问题,他们不仅思想浅薄和人格匮乏,更可怕的是他们丧尽了为人师表起码的文化良知和学理精神。

最恶劣的莫过于一些教师直接在学生头上敲诈勒索。学生为了学分、入党、毕业、考研和工作各方面关照,送礼如同家常便饭;一个报考美术学院的考生,其父是企业老板,为了买通关节,请客和送礼达七万之巨。尤其那些不得志的教师,他们打学生的主意是那样的露骨和肉麻,甚至到了荒唐的地步,有的居然主动相约遇上麻烦的学生上门“谈谈”,学生自然不能空手登门。某教授听说传销赚钱,一时财迷心窍,拉了几个学生加入到自己麾下传销,一下大发横财,而他的学生们只能到处借贷本钱,甚至拉来自己的亲戚朋友加入传销队伍,结果统统栽下了水;这还不算,事后,这位教授还抱怨学生,断去了他传销的“香火”。直到媒体揭穿了传销的骗局,几个学生才大呼“上当”,但只得自认倒霉。

在权力、金钱及关系的导力下,中国的高等学历文凭令人堪

,一些大学为了功利,乱送头衔,导致“博士、教授”严重泛滥和贬值;知识分子自然丧失了学术和学者应有的尊严。当今的硕士博士都是“关系户”居多,真正硬来硬的人寥寥无几,来点“感情投资”已成“导师作风”。中国高等学历文凭大规模地贬值,直接损害了知识分子应有的地位与尊严,也是师生感情及关系急剧恶化的导火线。

校园绑款族

“傍大款”在今天的中国女大学生嘴里,说起来不再那么时髦了。时下全国高校的美女群就是绑款族,越是名牌大学越是公开,越是校花美女越有可能。

“傍大款”也不再是社会女青年的特许,随着商品狂潮的冲击,女大学生也毫不逊色的投入这一新兴的“第三产业”,她们以自己年轻的肉体作为资本,参与绑大款的行业。那些能够绑上大款的女大学生,首先必须具备“卖相”这一特质。她们来去轿车的士,出入酒店舞厅,穿带全是金银名牌,手携“大哥大”。在今天的校园里,这类女生定令姐妹们羡慕不已和男生们所望尘莫及,不再是“小资产阶级”情调。可以说,绑大款在“校花”中比例很高,绝非所有女学生都绑得上款爷的。

在积极响应“一切向钱看”市场的号召下,以及在“玩一把就死”哲学口号的倡导下,女大学生自发主动地走向“食色市场”。同时对社会绑款族的色情业构成一种竞争冲击。而对于款爷们来说,女大学生不仅年轻美貌,而且相对单纯可爱,能够随叫随到和容易摆布打发,同时能够抬高款爷的“品位”。如今大款们,已不再是外国洋人和港台商人的专利,与本土的大款相比,他们出手显得缩手缩脚。中国的款爷也不纯是商人,贪官污吏更是不折不扣的“大款”,这类款爷是女大学生梦寐以求的对象,只是官吏作风向来都是躲躲闪闪,一般都不大公开。

“心太软”的一代学子

时下流行“心太软”,到处听见男青年们不死不活地歌喉着,有如无病呻吟。

当代男性青年的彷徨与失落、憎恨与妒嫉,原因在于中国社会的两性结构出现失衡,那些在商场官场成功的中年男子与年轻女性容易走到一起,而男青年和中年妇女成了受冷落的失意年龄段,没有经济条件或才表优势的男生,通常被绝对打入情爱的冷宫。高校本来就男生多于女生,配对机会偏少,由于经济、住房、身体等诸多条件因素,女生倾向校外谋求情爱的出路,尤其出众的女生都被社会上的成功型男性挖走,正如男生常常抱怨那样:漂亮的嬲不上,嬲上的不漂亮。男生面对爱情风景线,实在是可望不可即。

如此一来,男生的失落、不满、愤怒、叛逆就不足为奇了,他们通宵达旦看盗版海外影视和玩电子游戏;甚至酗酒,殴斗和赌博;迷恋足球和球星。受到青年女性拜金主义的刺激,他们都急不可待的梦想发财,比尔盖茨是他们仰慕的偶像,也似乎对从政当官缺乏耐心,因中国的官场最耗年华的,等捞到一官半职几乎青春不再。当然,大学生的嫖娼也不是没有的,仅南开大学哲学系就有两名男生因嫖娼被抓获而开除。

总体而言,九十年代大学生是失落的,不再是天之骄子或“幸运儿”,在一个声色贷利的社会里,男生显得格外无奈、辛酸和难熬。

(北大新青年)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