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支持民主党的华裔 为什么改投川普?(组图)

投票归来话大选

2020-11-06 07:14 作者: 张万新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和拜登 总统大选
川普和拜登(图片来源:MANDEL NGAN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1月6日讯】我刚刚把我那张神圣的选票投给了他,那位在选举前三天要赶14场竞选集会的老翁,那位要让美国再次强大而身体力行的长者。愿上天保佑他再次当选,顺利连任。

深秋的早晨,匹兹堡艳阳高照,红叶铺地。美中不足的是,温度有点儿低,只有华氏38°(摄氏3°)。唯恐投票站排长队等候,因武汉肺炎疫情,须保持6英尺社交距离,队伍可能要排到户外,我穿上棉衣带上棉帽,还带上手机耳机,做好了我能想到的一切准备。我要去的投票站是离家只有3分钟步行路程的一家教堂,临出门时老婆还叮嘱我,如果排队的人太多就回来,下午人少了再去。出乎意料,当我接近教堂时,户外没有人在排队。我又想,也许在教堂内要排队吧,只要是在室内排队,就不会挨冻。入口处有两名穿着冬装的志愿者迎接选民的到来,他俩微笑着迎接我,并告诉我入门后如何走,让我感到很温馨。室内也没有人排队,看来,由于疫情,这次选举提前三个星期的周末定点选举和缺席邮政选举,相当程度地减轻了选举当日(11月3日)的工作量。我径直走进选举大厅,工作人员在花名册上找到我的名字,也不查看我的身份证件,就让我在花名册上签字。随后就交给我一张纸质选票和笔,让我随便找一个选台填选票。大厅里隔三岔五摆放着几张桌椅,还有两张站台。我选了一张坐台,铺开选票,认认真真地埋头填选票,小心翼翼地在美国总统选项里找到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并恭恭敬敬地用笔把川普名字前的椭圆形圆圈涂满。心里默念着,川普先生,您拥有了我,一位华裔美国人的庄严一票。涂完所有选题的圆圈后,我走向收票机。收票机兼有扫描功能,我亲手把我的选票送入收票机,当选票落入投票箱,收票机的荧屏上出现“选举成功,谢谢!”整个选举过程只用了不到10分钟。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铁杆川粉。我2001年宣誓入籍美国后,每次美国大选,我都积极去投票,因为在这一刻我体验到了当家做主人的豪迈,并把我的选票全都投给了民主党。我曾为当年的高尔以微弱票数败选而扼腕叹息,也曾为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的当选而弹冠相庆。上次选举,带着无奸不商的偏见,我没有把票投给从来没有从政经验的商人川普。还是把选票投给了民主党人希拉里,尽管她电邮门缠身。那为什么今年我那么坚决地去支持川普呢?听我一一道来。

我居住的匹兹堡是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地盘,犹太人很多,他们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晚上出去散步,看到房前插有助选广告牌的,都是支持民主党拜登的。我几年前加入的微信群—-“匹兹堡户外活动群—总群”,拥有496位华裔群友,也是一面倒的拜登支持者。十月中旬,有人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说,“不怕死的你,不怕家人死的你,去投川普的票吧!”我看了很不舒服,于是,我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的讨论。我说:“这种恐吓语言最好不要在群里传播。虽然我主张和尊重言论自由,但我不喜欢任何恐吓语言。看到今年大选群里有这么多群友参加有关大选方面的大讨论,我很欣慰。说明我们华人的参政议政意识增强。我也要提醒大家,民主社会赋予每个公民有选择把选票投给谁和不投给谁的权利,用恐吓语言吓唬对方来投你喜欢的候选人是无济于事的。恐吓语言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原发贴人回复我说:“你误解我了,我是说如果不怕被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感染就去选川普。不过,你的话提醒了我,以后我不会再轻易发表类似的过激语言。”很显然,他的过激语言是想表达,川普总统对抗疫情领导不力,从而导致美国因新冠死了20多万人。这也是拜登及拜登支持者讨伐川普的一条罪状。至于这一条究竟是不是川普的罪过,咱们先按下不表,还是回到群里的恐吓语言上。接下来,竟有群友说:“这不是恐吓语言,连过激语言都算不上。”我无语了。

拜登的电脑门丑闻曝光后,群里拜登支持者们为拜登鸣不平,说是川普团队故意在选举前释放这个消息,明摆着是个大阴谋。我有点儿看不下去了,我没有正面去驳斥他们,而是转发了一篇加州华人的文章,讲述了他入籍多年,从来不参加美国大选投票。然而,今年决定一定要去投川普一票的经历。这在群里可惹了马蜂窝,有人说:“让川粉们都搬到红州去吧。”红州是指共和党板上钉钉能赢得选举人票的州,大部分在美国中部或中西部。与之相对应的是支持民主党的东西两岸的蓝州,如东海岸的纽约州和西海岸的加州等。还有人竟说:“美国应分成红蓝两家。”多么嚣张,竟然提出了要分裂美国的主张。我经历过多次美国大选,领教了每次大选前,美国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社会撕裂现象。也看到了大选结束后,撕裂的社会又消除前嫌重归于好。这次大选有人竟敢明目张胆地主张分裂,我忍不住质问他们,“请问,如果拜登赢了大选,你们还要分家吗?”当晚已经很晚,只有一人回复了我,“树倒猢狲散,还分啥。……法西斯希特勒与川粉是一类的。”这人是说,拜登赢了,川普及追随者就会树倒猢狲散,美国就不要分家了,因为川粉是法西斯分子。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把川粉归到希特勒法西斯一边的。但有一点还没让我太失望,那就是,拜登上台,美国不必分家了。时钟已过半夜12点,我洗洗睡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醒来,有位叫Michael的群友一大早回复我,他的话让我提高了警觉。他说:“那也必须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他不是来参政投票的,他是来搅局的。在他看来,美国合的时间太久了,无论谁上台,都必须分。我觉得和这样一位唯恐天下不乱的混蛋痞子讲理,有辱我的智商。所以,我再也没有理睬他。我私信匹兹堡德高望重的华裔长老,下面是我们的微信截屏:

五毛企图干扰美国大选
五毛捣乱美国大选(图片来源: 网络图片/微信截图)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匹兹堡的华人圈里竟然有为中共做事的五毛党,的确让我惊诧不已。那个Michael还有另外几位极左分子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微信头像都是空白,他们的微信名,不是英文名,就是谁也搞不懂的几个英文字母。另外,他们从来不参加匹兹堡华人团体组织的活动,群里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们这种见不得人的地下党做派,实在是令人生畏。我立即退群,与那些做事无底线的五毛地下党彻底划清界限。细想想,这些五毛党岂不是那个毛左司马南的同伙吗!他们移民美国是生活,反美、把美国搞得四分五裂是工作。他们一方面享受着美国的民主自由和较好的福利待遇,一方面暗地里搞破坏。他们挺拜登,就是想通过被中共拉拢过去的民主党,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难怪前些日子美国政府宣布,将拒绝给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发放入境签证。当时我还持怀疑态度,心想美国这一新政策是否太过分了。现在我才知道,中共的爪牙已经渗透到美国的各个领域,中共的尖刀已经插到了美国的心脏。现在是美利坚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美利坚早晚会被中共搞成美散伙了。这也让我明白了川普为什么要在四年前,他第一次竞选总统时,提出“让美国再伟大”的口号,其现实意义非同小可。所以,为了我追求的人民真正当家做主的、为世界自由民主社会做出楷模的美利坚合众国,不受共产主义幽灵的骚扰,我坚定了要把我的选票毫无保留的投给共和党,投给川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华夏文摘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