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二十一)(图)

2018-05-24 12:30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二十一)。(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二十一章

齐元英带着一队人马,赶往下个消失点,冥冥中,他有种感觉,自己必须赶到那个地方。经过一堆乱石,齐元英停下脚步,不对,刚才已经经过这堆乱石,怎么又绕到这里?齐元英让大家沿途作下记号,果然小半个时辰后,他们又绕回这乱石堆。齐元英下令沿着标记往回走,众人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回到乱石堆。齐元英让大家就地休整,正思量如何破局,伍吉轩报告有几个人不见了踪影。

“刚才赶路一直跟在我身后,没有任何异样,到了这里才发现他们不见了。”

齐元英拍拍伍吉轩的肩,“别急,告诉兄弟们小心行事,若有异样立刻示警。”

齐元英看着眼前的乱石堆,看似杂乱,他却隐隐觉得不是那么简单,可惜秦书奇不在,否则他可能能看出些蹊跷。齐元英想起了临行时秦书奇说的话,“用心指路”,他定下心神,取下身后的弓箭,拉满弓,对准乱石堆,闭上眼睛,心念一动,射了出去。一箭射出,乱世堆不见了影踪,一片迷雾升起,转眼间众人身陷重重浓雾之中,齐元英抽出宝剑,护住要害,沉下心静待其变。

浓雾后传来激烈的厮杀声,似乎是队伍里的其他人遇到袭击,用心指路,齐元英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全力射出一箭,“扑哧”一声,箭似乎射中了什么,迷雾渐渐散去,一个人影显了出来,胸口插着那支箭,脚下横七竖八的躺着齐家军的兄弟们,不知是死是活。齐元英看着那人,虽然有人形,但似乎不能称之为人,青黑色的脸,双眼红的象要滴出血来,长发披散在肩上,枯瘦的右手抓着胸前的箭一拔,流出的不是血,却是一些黑色的液体。那怪物将箭往地上一扔,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向齐元英走来。

齐元英一个箭步上前,宝剑横斜向怪物的左腿削去,怪物的左腿一击而断,那怪物随之摔倒,齐元英正要去查看兄弟们的状况,却见那怪物站起身来,竟然又生出了新的左腿,齐元英一怔,那怪物已经伸着长爪抓了过来,齐元英急忙闪避,但仍被抓破了左肩,伤口顿时麻痹没了感觉,齐元英心知中了毒,眼前一阵阵发黑,他一咬舌尖,强迫自己清醒,就地一滚,接连劈出几剑,砍断了那怪物的一条手臂和头,那怪物僵立了一瞬,齐元英紧接着一剑刺中怪物的心脏部位,手腕一转,将它的心剜了出来,完成这一连串动作用尽了齐元英残存的力气,他眼前一黑,便要跌倒,勉强用剑支撑着自己。

可那怪物转眼间又生出了头,手臂,和心,再次向齐元英扑来。齐元英往腰间一摸,摸出一颗小小的惊雷弹,那是云雀儿好玩做出来的,怪物扑到眼前,齐元英闪身避开,将惊雷弹往怪物张开的口中一扔,怪物下意识将惊雷弹吞了下去,“轰”一声,怪物喉间至胸前被炸开一个大洞,齐元英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怪物正要向齐元英抓去,空中忽然传来渺渺箫音,怪物停下了动作,这箫音似曾相识,闻之可亲,却想不起来缘故,怪物使劲抓头,心中烦躁不安,好像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越想越是头疼欲裂,但又情不自禁的想多听一听。

箫音娓娓,怪物的脑中出现了一些画面,田野,蓝天,清风,竹篱笆,黄泥屋,笑吟吟的妇人对他说:“甫儿,又玩的满头汗了。过来,娘给你擦擦。”电光火石之间,往事历历在目,少年苦读,青年筹谋,割据燕地,汉中大败,被九湜救出,许以不死之身,却变成一个无知无觉的怪物!

箫声越来越近,一只白鹤落在他的面前,鹤上坐的正是那日汉中城上吹箫之人。桢儿看着眼前的人,一时显出人形,一时变成怪物,桢儿举起凤鸣吹起了冰绒花,晶莹剔透的双生花冉冉升起,悬在空中旋转着,黑气从怪物身上,从齐元英和躺着的齐家军将士身上渐渐被吸起,消散,怪物渐渐恢复了人形,正是那日领兵围攻汉中的黎甫。

随着黑气被吸走,黎甫能保持人形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箫音渐歇,双生花也化成点点星光消散在空中。黎甫趴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忽然接连吐出一口口血,桢儿上前一察看,他的内脏几乎都已破碎,回天乏术,桢儿为他施了气针,但也只能稍稍缓解疼痛。

黎甫脑中一个声音响起,“回到不死之身,你就不用死也不用受这种痛苦。”黎甫没有理会它,凄然一笑,对桢儿说:“谢谢你!箫声真美…”话音未落,他口吐鲜血含笑而死。

桢儿轻叹一口气,转身扶起爹爹,齐元英已经苏醒过来,还来不及说上话,天空中传来云牙的声音,“快去打开生门,否则你们都要葬身于这个八绝阵中!”桢儿匆匆告别齐元英,骑上鹤儿在紫金山上空盘旋,不停有齐家军将士陷入阵中身殒,眼睁睁看着亲人手足死去,桢儿心急如焚却始终看不透八绝阵的奥妙。

“云牙前辈,看不出异样!”桢儿只能向云牙求救。

云牙大叫:“你的眼力太差!我在阵外看不到,但八绝阵的生门那里能量与别处应该有些微不同。”

桢儿又转了几圈,仍看不出任何不同之处,眼看着八绝阵不停收割着齐家军将士的生命,桢儿心如刀绞,忽然鹤儿发出一声长吟,划破长空,桢儿猛然惊醒,轻拍鹤儿,举起凤鸣吹起了“无涯”,箫声象海浪般波动蔓延,笼罩了整个紫金山,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桢儿心中一动,拍拍鹤儿,飞向紫金山一处山坳。越靠近那山坳,箫音激发山坳上方形成旋转的气流,气流越来越强。

“你打开了生门!”云牙兴奋的大叫。

桢儿无暇回应,一心一意吹奏“无涯”,气流越来越强,覆盖面越来越大,渐渐有齐家军将士被卷入其中,抛出阵外。云牙叫道:“我接着呢,你只管把人扔出来就行!”

随着气流加强,桢儿愈发吃力,但人还没有全部救出,还不能停,桢儿心无旁骛的吹奏着,眼前又升起了那东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波澜壮阔,自己仿佛化为跃出海面的鲲鹏,顶着飓风扶摇直上,万里翱翔悠游,在这一瞬间,桢儿心中对道有了一点感悟,她感到身体被层层打开,直至再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剩自己的意念在天地间自在遨游。

不知过了多久,桢儿睁开眼睛,重新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齐家军都被送出了八绝阵,桢儿骑着鹤儿向气流飞去,要在通道关闭之前出去。忽然一道电光袭来,击散了气流,桢儿一回头,一束电光迅速向桢儿劈来,鹤儿一个急转,发出一声悲鸣,被击中了翅膀,鹤儿和桢儿跌落回山坳,一个人站在半山腰冷冷的看着她。

“九湜!”桢儿为鹤儿处理了伤口,鹤儿化为玉鹤翩然落下,桢儿小心将它收好。

九湜眼中的恨意看的桢儿为之一惊。九湜心中嫉恨难平,我苦修上百年,尚未入道,她何德何能?竟然得窥道意!何其不公!原本见桢儿打通生门,九湜想着天意难违,这次就放过他们,谁知…现在的九湜只有一个想法,毁了她!

守在阵外的云牙见到生门关闭,桢儿还未出来,大叫起来:“出了什么事?快出来呀!”忽然见到八绝阵图发生阵阵晃动,渐渐塌裂,“不好,八绝阵要自毁!”

八绝阵中天旋地动,山崩地裂,桢儿看着九湜嘴角的冷笑意识到他做了什么,一刹那,桢儿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悲悯,“朝闻道,夕死可矣。九湜,你错了。”桢儿举起凤鸣,心中无惧无悲,身边的飞沙落石仿佛都无关己身,她溶入了凤鸣的箫音中,跨过了生与死,悠游在天地之间。

阵外的齐元英和众人只见地动山摇,紫金山轰隆隆的倒塌,突然一道光柱直通天顶,圣洁悠扬的箫音顺着光柱响彻天地,云牙听着那箫声,怔怔的呢喃:“她居然悟到了道意!”

待到光柱隐去,箫声消散,紫金山已夷为平地,桢儿却始终没有出来,齐家军众人心中悲戚,忽然一个东西凭空落入秦书奇手中,正是桢儿的装着八鼎的布袋,秦书奇看着齐元英,“将军,桢儿…”

“桢儿已经寻到了她的道,我们应该为她高兴。”齐元英眼中含泪笑着说。

云牙在空中一扭身,“蠢人!她已经得窥道的门径,这是多大的幸事!我得赶快去找她了!”说着腾空而去。

如意在睡梦中,忽然见到桢儿骑着白鹤向她飞来,她微笑着将两朵美丽的并蒂连枝的花放入如意手中,“如意,来生再见!那时我们将得到真正的正法大道。今生你莫忘善待修行人,种下将来得道的机缘!珍重!”如意从梦中惊醒,不见桢儿,只见手中那两朵并蒂花的光影,渐渐化作星光消散。

一个月后,齐家军攻陷都城,在皇宫中找到了第九只鼎,卫氏夫妇用六个月的时间炼化了九鼎,铸成了九口洪钟,挂在皇城的八个方位和中心。一年后,齐家军统一汉地,齐元英称帝,在位五年后,齐元英退位给齐如意,和独孤凤,秦书奇入终南山修道。

齐如意在位三十余年,大诏天下礼敬修道之人,兴建道观,一时间国人修道者众,几乎家家都有香炉供着真人。齐如意在位后期,佛教正式传入中土,齐如意大力支持,自此佛道教义在中土广传。夜阑人静时,如意对着明月轻道:“姐姐,我没有辜负你的嘱托,但愿我们和世人都能在将来得闻大道!”

(全文完)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