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四)(图)

2018-04-12 18:35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四)。(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十四章

如意正练着功,被激动万分的卫般拉走了,到了炼器房一看,一把青黑色的剑横在桌上,看上去一点光亮也没有,如意提起剑,异常沉重,如意想起来了,“卫叔,这是用那块陨铁打的剑?”

卫般点点头,激动的说:“试试这把剑!”说着递上一块鹅卵石。

如意举剑一劈,没有任何声响和停滞,石头一劈两半,如意吃了一惊,这剑居然如此锋利!卫般又递过来一把流星锤,如意正要试剑,那流星锤啪的吸了过来,牢牢的吸在剑身上,啊,是了,这陨铁有磁性,可是,“卫叔,把人家的武器吸过来了,可我自己也使不了剑了呀!”

卫般更得意了,“嘿嘿,你看到把手上的那个机关了吗?”

如意仔细一看,把手上有一个圆形的凹陷,似乎是个活动的按钮,如意好奇的一按,流星锤立刻跌落地上。看着如意赞叹不已的样子,卫般得意的说,“这便是这把剑的奥妙之处了,我可是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的!头发都被拽掉了好几把!”

如意看着他那故作痛苦的得意样笑眯了眼,卫般轰她走,“快走吧,这把剑就是你的了。这把剑鞘套好,能阻断陨铁的磁力,我还得想想剩下的陨铁做些什么好呢!真是伤脑筋!”如意没想到卫般把剑送给自己,还没道完谢,便被卫般赶了出来。

如意回到家中,在院子里舞起剑来,最初感觉沉重,习惯了它的重量后,便舞的愈来愈流畅,尽管如此,如意总觉得有些异样,可是又说不出所以然,一走神,剑尖划过靠在墙上的木凳,木凳立刻被削成两段,如意忽然觉察到这剑舞动起来完全没有声音,就连击到别的东西上也没有碰撞的声音,如意收了招式,注视着这把剑,“大音希声,我就叫你大音吧。”

桢儿随阿邦阿夷来到了他们的山寨,这是一个依山建立的僚人部落,因为与汉人常有来往,不象其它僚部多数住在树屋,他们也建了许多土木结构的房屋,形成了一个上千人的大寨子。阿邦阿夷是这个僚部头领的孩子,僚人听说桢儿从雪豹爪下救了阿邦他们的命,还守护他们看到了圣花开放,对桢儿极为尊敬。阿邦阿夷领着桢儿去见阿爹阿娘,头人阿达夫妇,阿达是个精壮的僚人汉子,桢儿与他们互相行了礼,刚落座阿达就有访客来,桢儿便先告辞了,阿夷领着她在一座土屋里歇息下来。

第二日一清早,阿夷来找桢儿,见到她就递过来一个土布织的挎包,桢儿接过来一看,红色土布上面织的图案正是昨日见到的冰绒花,想来是阿夷连夜赶织出来的。桢儿向阿夷道了谢,阿夷忙摆手表示不用客气,红扑扑的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

看到了桢儿摆在床前的凤鸣箫,阿夷好奇的拿了起来,上下打量,桢儿见她好奇,便接过凤鸣为她吹奏一曲。桢儿看着窗外的巍巍大雪山,想起了那在冰雪间开放的冰绒花,心中一段乐曲自然流出,凤鸣悠悠的箫声飘出窗外,萦绕在大山之间,一时间,人们似乎也被箫声带到了那冰山之上,圣洁的冰绒花正悄然开放,送给人吉祥,安乐的祝福…直至曲终良久,人们都不愿从那美好和宁静中回过神来。

桢儿吹完这曲“冰绒花”,阿夷激动的指着布包上的冰绒花,桢儿笑着点点头,阿夷比划着说了些什么,见桢儿不明白,便拉着她去找阿邦。此时阿邦正焦头烂额的回答寨里人的问题,见到桢儿来了,拨开人群走了过来,还没来的及说话,几个寨里的人便上来拉着桢儿七嘴八舌的激动的说了起来,阿邦只能大声喝止,众人才安静下来。

“他们想请您再吹刚才的那首歌,有几个人说听到那声音,身上的病痛都没有了,这一定是神的歌。”阿邦对桢儿说道。

桢儿没想到刚才的吹奏竟然有这样的效果,看着那些期盼的眼神,她点点头,再次吹起了“冰绒花”,乐曲缓缓响起,人们感觉像身处阳春三月的阳光中一样温暖,一阵暖流贯通全身,不待曲终,众人便纷纷跪下对天叩拜。

待桢儿收起凤鸣,阿夷对阿邦说了些话,阿邦转头对桢儿行大礼,“桢儿恩人,可以把这首神的乐曲教给阿夷留给我们吗?我们寨子将永远感谢您的恩情!”

桢儿扶起他,“我当然可以教阿夷这首曲子,就看她能学多少了。”

正当此时,有人跑过来请桢儿去见头人,阿邦阿夷领着桢儿前去,头人阿达见到桢儿便从座位上起身,向她行礼,桢儿连忙将他扶起,阿达却坚持拉着阿邦阿夷和妻子阿池向她行了礼,“您一定是天神派来的使者,救了阿邦阿夷,带来了圣花开放,又赐给我们神的歌!”说着便请桢儿坐上他的主座。

桢儿没想到阿达会这么想,正想解释,阿邦说道:“桢儿恩人答应将神乐传给阿夷了。”阿达和阿池喜出望外,“请告诉我们,怎样才能报答您呢?”

阿夷见阿爹这么说,赶忙对阿池说了一串话,阿池摇摇头,又对阿达说了些话,阿达对桢儿说:“阿池明日就可以带您去她娘家寨子。不过她也没见过刻着圣鸟图腾的石壁。”

桢儿道了谢,告别阿达夫妇,带着阿夷回到住处,将自己原来的那支竹箫送给她,开始传授阿夷一些基础,阿夷十分聪慧,很快就能吹出些简单的音节了。第二日,阿池带着桢儿,阿邦和阿夷出发去往娘家寨子,阿池阿夷不会汉话,阿邦就充当她们的翻译。一路行来,跋山涉水,经过了好几个僚人寨子,阿池对桢儿介绍:“汉人叫我们僚人,但其实僚人中分成好多不同的部落,语言和风俗都不同,有的和汉人友好,有的就不友好,前日里你见的来拜访我们的乞僚就常与汉人交战,这次他们来也是想劝说我们寨子加入这次与汉人的战争,阿达原本有些犹豫,不过你来了以后就拒绝了他们。”

桢儿才听说僚人和汉人开战了,明州与僚人聚居地接壤,想必会受到冲击,“阿池,你知道现在战况如何?在哪里开战?”

“具体的也不清楚,只听说现在汉地很乱,有汉人百姓造反,北戎又打了过来,乞僚觉得这是夺回僚人地盘的好时机。”

桢儿一听,心中顿时牵挂起爹娘和如意他们,北戎入侵,齐家军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这边事了,得赶回去看看。

到了夕阳满天余晖的时候,终于到了阿池的娘家寨子,寨子在一个山谷中,看山势地形,应该是和玄鸟沟一脉相承,桢儿更加确定,那块石壁应该就在这里。阿池的爹是这个僚部的头人阿斤,阿斤听阿池他们说了桢儿的事,便想起身向她行礼,可是刚站起来又跌坐下去,阿池上前扶他坐好,“阿爹的腿病又犯了吗?”

阿斤拍拍她的手,宽慰她道:“没事,过几天就好了。”转头对桢儿道歉,“抱歉了!快请坐下!”

桢儿见他强忍着痛苦,额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流下来,便上前说道:“能让我给您看看吗?我略通一些医术。”

阿池他们喜出望外,阿斤的腿病很是折磨人,之前请僚医,巫,和汉人医生都看过,都说不能治,桢儿恩人是神的使者,如果能帮着阿斤解除一些病痛,那真是太好了!

桢儿上前,看了看阿斤肿胀的双腿,“请您躺下,我给您治腿时会有点痛,尽量不要动。”

阿斤点头,“您放心,我都痛了这么多年了,不怕。”

桢儿让阿邦上前帮忙固定住阿斤的双腿,阿池阿夷则分坐两边拉着阿斤的双手,桢儿运气推掌,气针从阿斤涌泉穴射了进去,顺着经络通向腿部诸穴,阿斤只觉得又热又痛,两条腿剧烈颤抖,阿邦几乎按不住,九个循环后,桢儿收了气针,众人均已大汗淋漓,阿斤更是浑身像浸在水里似的,坐起一看,刚才肿胀的双腿缩小了至少一半,虽然还感觉一些疼痛,但比起之前根本轻之又轻。阿斤他们对着桢儿连声道谢。

桢儿对阿斤说:“您这病还需要行两次针,行针后病痛应该会疏解,不过我并不能帮您除去病根,我可以教您一套强身的动作,您常练着,会有帮助。”

“您真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寨上还有好多人也有同样的病痛,我可以将您传授我的动作也教给他们吗?”

“当然可以,如果他们愿意,我也可以为他们治疗,不过像我刚才所说,我只能暂时抑制病痛,根除还得靠你们自己。”

“怎样才能根除呢?”阿斤问道。

“坚持练功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清心寡欲,不做有违天道的事。”

阿斤连连点头,“我一定告诉我的族人!”说着便跪下对天叩首,又对着桢儿行大礼,“感谢天神派您来看护我们!”桢儿连忙扶起他,传授他一套强身健体的基础功法。

接下来几日,桢儿白日里为寨子里的人治疗,空暇时传授阿夷萧艺,阿夷学的很快,已经能够吹些简单的曲子了。桢儿问阿斤玄鸟石壁的事,阿斤也没有见过这石壁,不过族里却有自古流传下来的圣鸟传说,传说他们部落的祖先被另一部族打败,成为奴隶,有一年地动山摇,那个强大的部族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他们的祖先侥幸逃得性命,来到了这圣湖边,忽然见到湖上出现金色的圣鸟,从此便在此定居下来,以圣鸟为图腾。

桢儿心想这圣湖应该就是石壁所在了,“阿斤头人,我可以去圣湖看看吗?”

阿斤有些犹豫,阿池解释道:“祖先规定圣湖只有头人才能进入,族人也只有刚出生时才能被带入其中沐浴受神的赐福。”

阿邦劝道:“族规是祖先久远之前所定,他们若知道神的使者想进圣湖,一定不会不肯的。”

阿斤下了决心,“明日我们祭拜天神和祖先,看看是否有指示。”

第二日寨里人们齐聚,开祭坛,阿斤盛装以待,主持祭祀,桢儿站在前首,心意一动,“僚人之天神,我为天下世人太平来取鼎,请您护佑我,将来必当尽我所能守护僚人太平安康。”阿斤宣布祭祀开始,铜鼓牛角号声大作,阿斤领着众人跳起了祭祀舞,正当此时,后山一道金光直射天际,金光中显出玄鸟图腾,僚人纷纷跪地伏拜,景象持续了一刻钟才渐渐散去。

阿斤对众人说,“这是天神的意志,要让他的使者进入我们的圣湖!”众人纷纷点头。桢儿在心中感谢僚人的天神,自己一定信守承诺,尽力守护僚人的安宁

(未完待续)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