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六)(图)

2018-04-24 12:15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六)。(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十六章

二牛安排好守城事宜,回到指挥所,一进门,便看到黑子跪在院中,小山正包扎他身上伤口,铁蛋手执刑杖候在一边,如意站在中堂,腿上,肩上都绑着绷带,原来刚才她也受了伤。如意见他进来,开口问道:“黑子,你可认罚?”

“认!”

如意点头道:“你罔顾军令,不光陷自己于险境,拖累同袍,还差点贻误战机。依律杖三十,贬为普通士兵,你可服?”

“服!”

如意对铁蛋道:“行刑。”

铁蛋有些犹豫,“如意,黑子伤的不轻,能不能等他伤好些了再用刑?”

“铁蛋,这是我该打,你别挡着,我没事,撑的住!”

铁蛋看着如意,小山和二牛,三人虽然不忍,但岂能因私废公?铁蛋举起刑杖,一下一下,黑子强撑着挨完三十下,便昏了过去。众人将他安置好回到中堂,小山去准备伤药,如意其实伤的亦不轻,腿上和肩上各被长矛刺穿一个洞,强撑到此时,一阵晕眩,只能坐了下来,二牛对如意说道:“你也受了伤,好好休息一下,外面的防卫暂时交给我们吧。估计僚人畏惧惊雷弹,暂时不会发起进攻。只是要警戒他们夜袭。”如意强忍着疼痛和晕眩点点头,嘱咐铁蛋:“铁蛋,你负责好粮草,做好被长久围城的准备。必要时,统一分配粮食。”二牛和铁蛋下去一番布置。

果然接下来两周僚人只在夜里小规模偷袭了几次,只是城里的物资越来越紧张,铁蛋不得不将所有粮食征集起来,统一发放,首先得保证战士能吃饱,好在城中百姓同仇敌忾,没有多少怨言。二牛也越来越忧心,与如意商量:“僚人几次夜袭试探,围而不攻,守城队日渐疲惫,不知能支撑多久。”

如意沉吟一刻,“今夜我去僚营,烧掉他们的粮草,不信他们还不动。”

二牛点点头,“你的伤怎样了?能去吗?要不还是我去,你守城。”

如意笑道:“没事,放心吧。”

夜色如墨,如意穿着夜行衣,悄悄进入僚营,几经摸索,探到粮仓所在,出乎意外,仓中没有多少存粮,莫非僚人另设了粮仓?如意将僚营潜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其它粮仓,正要离去,两个僚人走近粮仓,这几周里如意跟着那几个会僚语的商人学了些简单的僚语,倒也把这两人的话听个七七八八,这两人貌似伙头兵,一个在抱怨没有粮吃,另一个说新粮很快就会运到,说不定明日就到了,到时候可以饱餐一顿。两人装了些粮便走了,如意想了想,回了城中。

二牛他们见如意回来,询问是否没找到粮仓,如意摇摇头,将经过讲了,“叫黑子过来,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黑子听说还有机会给他,兴奋的跑了过来,发誓这次一定好好完成任务。

“黑子,僚人的粮草就要运到,你带一队人绕过僚人封锁在路上拦截,能抢过来最好,抢不过来就烧掉,今晚就出发。”

“是!”是夜,黑子带了十几人悄悄绕过僚营,守在僚地进明州的必经之路上。

第二日天刚亮,城外僚人摆出阵势,贺城全城戒备,如意和二牛,铁蛋站在城墙上,只见僚营中奔出三骑,居中的一个穿着乞僚的服装,背着弯弓,手提一把狼牙棒,左右两人各提一把弯刀,三骑来到城下,居中的乞僚大将用汉语喊话道:“贺城主帅,请出来说话。”说完三人策马后退十几丈。

如意对二牛,铁蛋点点头,三人骑马出了城门,在离那三个僚人几丈处停下。那乞僚大将遵汉礼拱手道:“在下乞僚水候,这两位是我手下大将阿木和阿息,敢问尊姓大名?”

如意拱手回礼道:“齐如意,这是齐展(二牛)和铁逊(铁蛋)。你们远道而来,原本为客,却为何要兵戎相见?”

“我们本来就不是敌人,而且我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就是现在的汉人皇帝。他把我们僚人逼入深山,齐家军的赫赫盛名我们僚人虽然身处蛮荒之地也听说过,你们为这个皇帝和他的父亲出生入死,他们却要置你们于死地,你说我们不该是盟友吗?你们被围这么久,可见朝廷的军队来支援你们?你现在又何苦为这个坏皇帝守着这座城池呢?”水候俊朗的脸上带着微笑说,“我们结盟把这个坏皇帝的江山夺过来,不好吗?”

“我们齐家军不是为了哪个皇帝守着贺城,而是为了百姓的太平。你们在北戎进犯中原之时造反,你可知朝廷一旦溃败,中原将生灵涂炭?”如意不为之所动。

水候面露遗憾之色,叹了一声,“看来我们还是免不了一战,你看我们这么多僚人来攻打你们,就算围也将你们围死了,但终究胜之不武,我有个提议,我们出三人,你们出三人,打三局,赢两局者得贺城,怎么样?”

如意略一思量便应承了下来,水候有此提议想来是觉得有把握能赢,如意心想,手下见真章!第一局便由二牛对阵阿木,那阿木的骑射功夫颇为精湛,一时间与二牛战的不分上下,两人足足打了小半个时辰,阿木气力渐失,被二牛一个长枪逼落马下。第二局由铁蛋对阵阿易,铁蛋毕竟平日里勤于练习工匠技艺,马上功夫不够扎实,不到两刻钟,就被阿易打败。如此一来,如意和水候的对决便成了关键。

水候笑吟吟的一拱手,挥起狼牙棒便攻了过来,那狼牙棒看着笨重,在他手中速度却极快,如意横剑一挡,虎口顿时震的发裂,两人心中均是一惊,水候没想到自己这宝器全力一击居然被眼前这个小姑娘轻松挡住,如意也没料到水候的攻击颇具招式,全不像先前听闻的僚人不通武艺,两人均收起之前对对方的轻视之意。如意很快又吃了一惊,水候的狼牙棒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居然不受大音剑磁力的影响,如意马上稳住心神,自己气力不如他,尽量避开兵器正面交锋,多借力打力,寻找水候的破绽再给与全力一击。

两人此一战打了大半个时辰也没分出胜负,如意不是没找到水候的破绽,但他的速度极快,还未来得及攻击便已失去先机,水候也攻不破如意的防线,两人僵持不下,如意的肩伤,腿伤毕竟没有痊愈,伤口重新开裂,血水渗了出来,水候见了便道:“你赢不了我,还是认输了吧。”

如意见他说话分心乘机剑锋一挑划伤了他的左腿,两人又战了几十回合,如意气力渐失,一转念,左臂露出一个破绽,水候下意识一击,等发现中计时,大音剑已经刺入他的前胸,如意也被他的狼牙棒击中,剧痛之下料想骨头已断。正当此时,天空中响起一声清亮的鹤鸣,一只白鹤出现在上空,鹤上依稀还坐着一个人,箫声渐起,直入人心,众人一时间忘却了自己身处何处,只觉得全身如同沐浴在阳光之中,仿佛看到天上降下无数吉祥美丽的鲜花,心中充满了喜悦和满足。

如意惊喜的叫了一声:“姐姐!”便支撑不住昏了过去,二牛和铁蛋喜出望外,“桢儿姐!”贺城城墙上的齐家军也激动万分。水候紧咬舌尖,强迫自己清醒,正要拔出插在胸前的大音剑,就听那骑鹤的人说了一声“且慢!”一股力量将他的手从剑上拨开,白鹤落在他和如意面前,那人跳下鹤背,是位汉人女子,面如皎月,目若星光,面上的笑容见之可亲,那人先是蹲在如意身旁察看,似是确认如意无碍后站起身来走近水候,微笑着对他说:“水候,你别动,让我来给你治伤。”纵是水候一向对汉人甚是警惕,对面前这位女子却生不起半点反感,点点头,便放开了紧握狼牙棒的手。那女子右手一挥,点点星光从她掌心射出,即刻封住了他胸前的大穴,她左手一抬,大音剑握在了手中,水候胸前一阵剧痛,他大叫一声失去了意识。

阿木和阿易见水候昏死过去,急忙向那女子攻了过去,二牛和铁蛋还未来得及迎上去,就见那两人与桢儿之间似乎有一道厚厚的无形的墙,他们怎么也冲不到桢儿身边,只听桢儿说:“你们别着急,水候没有事,我在给他疗伤。”她的言语中带着安抚的力量,阿木和阿易平静了下来,以她的本事取自己三人的性命易如反掌,或许真如她所说她是在给头人疗伤,还是等等看。

过了小一刻钟,桢儿回过身来,“水候的伤很重,但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你们小心把他抬回去,明日午时他应该能醒来。我会过去看他。”说着便让开身,阿木和阿易赶忙过去察看水候的状况。

桢儿走到如意身旁,“二牛,铁蛋,辛苦你们了!放心,如意没事,只是脱力晕倒了。我们回城里去吧。”说着,抱起如意,向贺城走去,那只白鹤亦跟在她身后走着,众人心中暗暗称奇。

第二日,水候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营帐中,阿木守在一旁,见他醒来,十分高兴,嘟囔着说:“神使真灵啊!果然头人午时醒过来了!”水候不知他在说些什么,正想问个明白,帐外走进一人,却是族里的大巫。

“大巫,您怎么来了?”

“我陪着神使送粮过来,半路上齐家军的人拦截我们的送粮队,得知你们在与齐家军作战,神使施展神通骑鹤先赶了过来,这才救了你的命啊!”

“您说的神使就是那个骑鹤的人吗?她不是汉人吗?怎么成了神使?”水候不解。

“是啊,她是汉人,但也是神派来救助我们僚人的神使啊!她不但带来了吉祥的圣花开放,还救治了无数僚人,更救了我们乞僚全族啊!”大巫激动的说,原来乞僚人先前请桢儿去族中,是因为好几个孩童得了奇怪的病症,大巫用尽自己知道的草药都不能治好他们,在桢儿到达乞僚族中时,几乎所有的孩童都得了这种怪病,浑身无力,全身青紫,甚至一些大人也染上了同样的症状。桢儿排查了所有的病源,最后判断是乞僚取水的湖中有异,桢儿潜入湖中,发现了一条暗道,顺着那暗道游,尽头是一处山谷,似乎是有人开山取矿,那残留暴露在外的矿石遇雨释放出一种毒素,流入湖中,日积月累之下,湖水成了毒源。桢儿堵住了那条暗道,教乞僚人开井取水,又为那些孩童和染病的大人排毒治疗,乞僚人听说了桢儿在其他僚部的故事,和其他僚部一样尊称桢儿为神使。后来水候遣人回去运粮,桢儿便和他们一起过来,大巫生怕有所差池也跟了过来。

“水候,那山谷便是你发现的乌金矿所在,幸亏当初那些乌金都被打制成武器,若是做成餐具,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你用那狼牙棒也要小心啊。”

水候点点头,心中对神使之事仍是半信半疑,但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却能好好的躺在这里,难道不是奇迹吗?忽然他想起如意他们称呼桢儿姐姐,“大巫,那神使与齐家军是什么关系?”

“她也是齐家军中人,是那日与你交战的齐如意的姐姐。水候,我们不能再和齐家军为敌了!夺走我们家园的是那个皇帝,齐家军是好汉人啊!”

水候没有马上应承,大巫背后阿木也点头附和大巫的话,“头人,昨天我们都以为你要…是神使救了你呢!她让我们不用担心,说你今日午时会醒,你果然就醒过来了!白僚,戈僚还有我们族中之人听了大巫的话,又看到了昨日的神迹,都很敬佩神使!”

水候还未说话,帐外传来阿易恭敬的声音:“神使请进!”帐里走进两人,正是桢儿与如意姐妹,阿易跟随其后。桢儿向大巫他们打了招呼,问候水候,“还好吗?再静养几日就没问题了,一个月内最好不要与人动武,以免伤势复发。”

如意笑嘻嘻的说:“水候,你的功夫真不错,等你好了,我们再好好打一场!”

水候也笑了,“行!”

桢儿对水候说:“我知道你想夺回僚人的家园,但这片土地上也生活着许多汉人,我们一起把这里变成大家都能安居乐业的太平之地好不好?”

如意说道:“水候,你们僚人曾饱受的痛苦,你想现在这里的汉人百姓也尝一遍吗?”

大巫和阿木、阿易期盼的看着水候,水候略一思量便点点头,“只要你们同意僚人与汉人一样在这里生活,也有土地和家园。”

如意说:“那是自然!水候,你是头人,最了解僚人的需要,你能和我一起管理这里吗?”

水候笑道:“我能做的一定做到。但有一点,你们不能挡着我向那坏皇帝寻仇!他欠着我们无数僚人的命!”

如意也笑了,“那是自然,我也很想好好教训他一顿呢!”

桢儿见两人冰释前嫌,心中安慰。和如意一起走出僚营,桢儿拍拍如意的肩膀,“如意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姐姐也能放心的走了。”

如意没想到桢儿这么快又要走,“姐姐你不能多留几日吗?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呢!”

“我也想多留两天,可要完成陵道人的嘱托,就要尽快赶去东海小神洲,之后还要去北方,如果可能我还想去北戎寻一寻爹娘和齐家军。”

如意眼眶红了,但还是忍住了泪,“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把这里看好!你一个人一定要小心!”

桢儿点头,“我相信你!你也不要担心姐姐,很快姐姐就会回来了。”说着转头再次踏上了路途。

如意看着姐姐独自一人远去的背影,真想赶上去陪伴她一起踏上征途,可是身后的贺城是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只能在心中祈祷姐姐平安归来。

(未完待续)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