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来袭】提高自身免疫力 远离病毒有奇招(上)(图)


阳光 树
专家称,即使打疫苗还会有30%~40%的人感染,增强免疫力才是最关键。(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全球的疫情愈演愈烈,WHO的紧急卫生计划执行董事瑞安(Mike Ryan)医生2020年12月28日警告说,2020年我们经历过的COVID-19可能不是最大的瘟疫,未来人类面临的公共健康危机也许更可怕,“下一次的大瘟疫也许更加严重……”对于如何躲过这一劫,《看中国》记者特意采访了免疫学专家、病毒专家和整合医生等,从疫苗到自然疗法让专家为你讲评如何提升免疫力远离病毒。

疫情在中国突升 北京市共11条城际班线已停运

中国各地疫情出现爆发,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河北、北京、辽宁、黑龙江、河南安阳、四川成都、天津市、安徽省、内蒙古等省市,相继宣布进入战时状态。

网友爆料,武汉天马微电子有限公司员工于2020年12月23日做完核酸检测之后,数千人出现发热、咳嗽、流鼻涕的症状,但涉事公司和官媒立即发声明辟谣。

辽宁省大连知情人士对《看中国》爆料,全国各地共有16支医疗团队紧急支援大连,大连市政府已经对控制疫情扩散下了死任务,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不率先公布死亡案例。大连政府将远郊区县逐个严控,堵死人们因为疫情恐慌而采取逃离市区的行为发生。

1月8日,河北疫情持续扩大,全员核酸检测,并扩大封城。河北车辆一律不准入北京。河北通勤人员进入北京,须持三证及14天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自1月8日起,北京市大兴机场及首都机场共11条城际班线已经停运。

目前,辽宁、河北和黑龙江等多省市中共病毒疫情有失控之势。

而上海市、广州市、山东省则发现了英式变异病毒。这种变种新型病毒株“难以控制”,使得疫情的传播力比原始病毒株高出70%。

全球疫情迅猛延烧 50多个国家出现英变种病毒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除中国大陆以外,截至到2021年1月14日,全球记录了9237.8万人确诊感染武汉肺炎,198万人病故。

英国自宣布发现新变种COVID-19后,每天的感染病例直线上升。英国报告了320多万中共病毒病例,是欧洲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死亡8.5万人。13日感染人数高达45533例,新增1564例死亡病例,这个数字超过了1月8日创下的纪录1325例死亡人数。

《中央社》根据中研院跨领域团队的研究成果报导,目前,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出现了英国变种病毒的确诊病例。除英国外、还包括丹麦、澳洲、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芬兰、瑞典、荷兰、以色列、新加坡、挪威、印度、日本、韩国、香港、台湾、中国等地。

截至到2021年1月14日,美国累计至少有2,307万例确诊,其中有近38.5万人死亡。从2021年伊始至1月13日,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美国已增加了超过300万例染疫者。

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的一项新预测项目显示,在未来3周内,估计会有超过8万名美国人可能死于该病毒。

前CDC主管Tom Frieden表示,人类在跟病毒的战争中,病毒正在取胜,其一是因为在美国大部分地区无控制的传播;其二疫苗接种缓慢;其三令人担心的突变病毒增加了传染性,而且降低了诊断、抗体治疗和疫苗的有效性。

另外,全球疫情迅猛延烧,不只英国出现变种病毒流窜全球,传染力增加70%;南非新增的确诊病例,名为 501.V2 的变种病毒感染 力似乎比原来的病毒更强,也已扩散至全球 20 多个国家地区。

日本卫生部1月10日表示,4名从巴西亚马逊(Amazonas)州入境日本的旅客,被发现感染了一种新的变种病毒,跟在英国和南非发现的变种毒株都不同。这表明在大流行肆虐期间,病毒正在不断变异。

三分之二美国人不想注射疫苗 大陆有超9成院医护人员拒接种

林晓旭
林晓旭认为:中国这些疫苗并没有经过三期临床试验就大规模的在人群中尝试,这是很不负责任的冒进做法,如果这个病毒有抗体依赖性的增强反应的话,人们打了疫苗,得到的抗体未必对保护将来的病毒感染会有作用,甚至可能有反作用。(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2020年12月有媒体不断报导,接种过中国制造的“灭活疫苗”而外派的中国员工,频频出现了群体确诊。例如在安哥拉,就至少有17名中国员工确诊;在塞尔维亚更多达约300名天津电建员工确诊,他们皆于中国接种了武汉肺炎疫苗。

中共官媒1月3日发布疫苗接种须知,59岁以上的老年人群却被排除在接种人群之外,而在欧美的疫苗接种第一批对象就是老弱人群在内的高危人群,这引起外界对中国疫苗的严重怀疑。

台湾中央研究院的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专家何美乡博士表示,中国的疫苗是采用“灭活疫苗”的制作步骤,即是将病毒养出来,而后再杀死。因此,台湾根本就不会研发与使用此种“全病毒疫苗”。

美国原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的病毒专家林晓旭博士在接受《看中国》采访时表示,“灭活疫苗”的生产过程,其本身的风险非常大,首先就是这些病毒会不会全部都被杀死。其次,在杀死病毒的过程之中,必须加入很多化学元素,而这些会不会对于人体有副作用,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也就是说,当注射武汉肺炎疫苗之时,也有可能会将病毒直接打到人体内,或会引发一些副作用,这个疫苗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毒性。

林晓旭认为:现在中共的这种做法,就是这些疫苗并没有经过三期临床试验就大规模的在人群中尝试,这是很不负责任的冒进做法,而且不知道这个疫苗有多长时间的保护效应,如果这个病毒,有抗体依赖性的,这个增强反应的话,人们打了疫苗,得到的抗体未必对保护将来的这个病毒感染会有作用,甚至可能有反作用。所以这件事情是非常违背科学伦理的做法。

流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家阎丽梦2020年9月23日接受《CNN NEWS18》专访时也提醒大家,不要相信中共开发的疫苗:“记住一件事,中共以前从来没有成功的开发出任何疫苗,中国人只要有足够的钱,就会去购买进口疫苗,而不会买国产疫苗。”

通常疫苗从研发到上市大约需要5到10年的时间,但是在全球疫情肆虐下,武汉肺炎的疫苗进展十分快速。

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目前共有16支疫苗正在研发最后阶段,其中部分已经上市。

曾在中、美从事多年病理生理学和免疫学等研究的医学专家横河对《看中国》表示,有副作用是肯定的。现在的很多疫苗都会出现格林巴氏症。这个疫苗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你永远无法预测到疫苗有什么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很多是政治决定的,发展什么抗疫方法从来不是自己决定。就像羟氯喹是不是政治问题,肯定是政治问题。

他举例说,1976年的时候,美国发生过一次秋流感病毒。当时刚刚发生的时候还没有演变成全国性的,他们就特别害怕会出现像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所以决定全民免疫。

因为疫苗要在鸡蛋里培养,需要很多的鸡蛋,培养疫苗有个周期,所以决定必须很快造出来,耗资巨大。而病情的发展趋势是完全不可预料的,所以当时决定全民接种疫苗,后来这个流感并没有全国蔓延开。

因为当时规定人人都必须接种疫苗,结果后来出现了一个新的病症,格林巴氏综合症,当时每10万人中就有7~10个人有这种病,后来打官司打了好多年,这是美国医学历史上最庞大的诉讼案,因为是美国政府规定必须要打的。

在上海,不仅是普通市民,医护人员也一样对中国疫苗缺乏信任,从中共病毒疫苗摸底反馈来看,有医院超过9成的医护人员拒绝接种。

社交媒体上对于迅速研发的疫苗是否安全存在担忧。Angus Reid公布的民调显示,加拿大人有五分之三担心病毒疫苗的副作用。

《今日美国》曾有民调显示,高达三分之二的美国人不想在第一时间接种武汉肺炎病毒疫苗。而四分之一的人则说,他们永远都不会注射此疫苗。

疫苗在身体里是如何起作用

美国病毒专家Chris Li对《看中国》表示,广义的疫苗接种是让人体接触少量已失去致病能力的微生物,主动地让免疫系统去识别并记住它们,这样的话,如果未来再有机会遇到这类病原微生物,免疫系统就能立即作出反应并攻击这些病原体。

他说传统的疫苗并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人群,也不能预防所有的疾病。老年人等特殊人群免疫功能低下,传统疫苗根本诱导不出有效的免疫反应。有些致病微生物还能躲避疫苗诱导的免疫反应——疟疾、结核病、爱滋病等疾病,目前尚无法通过注射疫苗来预防。

他还表示,很多自然感染都有一个好处:一次发病就能让人体对病原体产生终生免疫。一种理想的疫苗也应具有持久的保护能力,而且最好只需单次接种,不仅能针对一种病原体,还能防止与之相似的病原感染,比如能针对人类流感病毒家族中不断进化的所有成员。要达到这样的功效,疫苗必须在免疫系统中发挥多种功能,就像病原体自然感染人体时引发的免疫反应一样。

当天然病原体首次入侵机体时,立即会遇到先天免疫系统中的细胞,比如巨噬细胞(macrophages)和树突状细胞(dendritic cells),它们会吞噬和摧毁入侵的病原体,并且清除被感染的人体细胞。随后,这些细胞会分解吞噬掉病原体。消灭病原体后,部分免疫细胞(如T细胞和B细胞)会继续存活,作为“记忆细胞”(memory cells)在人体内待上数十年之久,随时准备抵御同类病原体的再次感染。

实际上,疫苗接种重现了自然感染过程,因为疫苗本身就是失去致病能力的病原体或病原体的某些组成部分,进入人体后,免疫系统会把它们看作外来入侵者。不过,并非所有疫苗都能成功诱导全面的免疫反应。

疫苗研发周期: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几年

在谈到疫苗研发的周期时,Chris Li称,根据病毒种类和采用的技术路径不同,常规的疫苗研发通常需要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几年才能成功并上市。

研发一种疫苗,首先要了解病毒特性,在动物实验研究通过之后,首先在小规模的人群进行安全性研究,成功之后才能再逐步扩大测试人群的规模,进一步评估其安全性和有效性。

在这个过程中,还需要精心设计多个阶段的研究方案,并分阶段获得批准。研究还需招募研究对象,并且这些研究对象要有机会感染病毒。药物研究和疫苗研究都有其规律,按照这个最基本的流程,疫苗研发是一个非常严谨的过程,在审批注册、投入最终生产前,疫苗需要通过累计三期临床试验,其安全性、有效性、稳定性必须得到充分有效的证实。所以,疫苗研制成功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周期。

Chris Li表示,一般情况下,临床试验往往需要至少几千名甚至上万名的受试者,人力财力耗费都十分巨大,而且还要面对可能完全失败的风险。

比如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发,2014年非洲暴发严重的埃博拉疫情。但直到两年后,全球首款埃博拉疫苗研发才宣告成功。2019年11月,该疫苗才获得欧盟委员会有条件批准上市,但距离疫情暴发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而且,在这之后又没有出现埃博拉疫情,无法在病患或易感人群中使用。

横河表示,以前生物科技公司是不愿意研制疫苗的。冠状病毒疫苗之所以没有发展起来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政府的支持,没有人有积极性。因为做了投资后,如果没有效果公司就白投资了。

一旦成为大流行病以后,美国政府拨款和各个公司签合同,一个公司的拨款都是多少亿的。即使研究出来效果不好,不能用,公司自己不承担损失,所以各个公司一窝蜂的上,但这并不表示疫苗本身有多大的希望,而是公司看到赚钱的希望了。

据悉,美国政府已至少拨款109亿美元用于疫苗治疗研究。

中俄用“AD5”研制疫苗或对武汉肺炎病毒没反应

据路透社报导,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研发的武汉肺炎病毒疫苗和俄罗斯传染病防治控制机构“加玛利亚研究所”(Gamaleya Institute)研发的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V),都采用一款普通感冒病毒为基础,这使得研发的新疫苗效果大打折扣,甚至还可能增加感染爱滋病风险。

这2款疫苗都是使用重组的5型腺病毒(adenovirus type 5,AD5)作为载体,未必足以激发自身免疫系统对武汉肺炎病毒产生抗体。

专家指出,中国和美国各有约40%人口过去曾接触过病毒,体内可能已有高含量AD5抗体;在非洲,携该病毒抗体者比例更是高达80%。

报导指出,研究人员利用“AD5”研制疫苗多年,但并没有广泛使用。因为理论上,这类实验是利用无害的病毒做为载体,将目标病毒基因运送进人体细胞,引起人体免疫反应,对抗个别病毒。但由于很多人本身已有“AD5”抗体,所以这类疫苗反而可能造成人体免疫系统攻击“载体”,而非对武汉肺炎病毒有反应,从而降低疫苗效力。

美国默克药厂(Merck&Co)于2004年进行的一项实验中,试验了一种用“AD5”制造的HIV疫苗,结果发现本身有“AD5”抗体的人接种后更易感染HIV病毒。

尽管如此,中共军方和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研发的武汉肺炎病毒疫苗,已于2020年6月获北京当局批准,供给军方内部使用,并且正在与若干国家洽谈出售;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V),也于2020年8月获莫斯科当局批准,成为全球首支武汉肺炎病毒疫苗。

武汉肺炎会引发“免疫风暴”

Chris Li还指出,武汉肺炎还会像流感病毒一样,引发免疫层面的CS(Cytokine Storm)效应,专业术语叫“免疫风暴”(也称细胞因子风暴):疫苗注射后诱生的抗体,先被免疫系统记住。当机体再次感染该种病毒时,无论是原病毒还是变异的病毒株,都可能引起免疫风暴,即免疫系统反应过度,导致身体正常的新陈代谢及免疫调节发生紊乱,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形成免疫自杀。

横河也表示,疫苗会加强对下一次感染的反应。就是打了疫苗之后,在第二次感染时更容易出现细胞因子风暴,也就是说加强肺部的感染、炎症和反应,那会导致更多的死亡,这个说法在目前疫苗试验阶段还没有办法证实。因为现在不用碱中和疫苗,基本上都倾向于使用S蛋白作抗原去促进免疫系统,就是作疫苗。它作疫苗的问题是它可以促进激发免疫系统,但它是否能阻止病毒的入侵?还有太多的未知数。

疫苗恐二次感染变重症产生ADE效应

Chris Li还称,武汉肺炎病毒是一种非常具有欺骗性的RNA病毒,突变性极强,会像流感病毒那样,让人类自身产生的旧抗体无效;另外,它又像爱滋病毒那样,产生免疫逃逸,人体对它的免疫力非常混乱,而且即便是产生了抗体,其生命周期也很短暂。

最头疼的一点是,这个病毒还会像登革热病毒一样,产生ADE效应,即抗体依赖性增强效应(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缩写ADE)。该效应由病原体感染引起,会导致部分疫苗无效甚至有害,比如导致病毒的毒性成百倍地放大,造成迅速感染并引发死亡。

他举例称,比如在2016年,法国制药巨头圣诺菲(Sanofi)生产的登革热疫苗在菲律宾推广使用,但第二年就被菲政府叫停,因为该国出现了没有得过登革热的人在注射疫苗后,竟然起了反作用,不但易感病毒,还直接导致了数十人的死亡,引起了社会恐慌。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8月30日有上海专家对媒体披露,最新研究发现武汉肺炎恐有“ADE效应”,这意味着部分人在接种疫苗后,自身免疫反应可能导致疾病加重,但官方先前公布的疫苗指南只字未提此事。该报导不到1日便遭到删除。

大陆《第一财经》于2020年8月30日刊登了一篇报导,主要采访对象是香港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江苏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颜学兵,及一名不愿具名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专家,专家透露“我们的最新研究发现,新冠ADE现象确实存在,而且比例不低,相关研究结果正在等待发布”。

林晓旭表示:这个ADE也就是抗体依赖性的增强效应,国内在政府希望尽快有疫苗生产出来和一些疫苗公司也希望自己的疫苗尽快上市,在这个总体的趋势和压力下,相应的关于ADE的报告出来的很少。媒体要报告的话,很可能也会被封杀,所以这就是2020年8月30日的情况,这份报告一出来,很快第二天就被下架了。

就是说,这个ADE效应真的很可能存在,SARS也有,中东呼吸道综合症病毒也会带来ADE的效应。那么现在的这个SARS-COVID-2很可能也有。

可惜这个数据现在看不到了,但是其他国家的相应数据也会陆续出来,这个东西是无法回避的,而且其他国家的科技人员如果看到有相应的效应的话,也很难像中国政府那样,把事情完全压下来,所以这个事情说明整个疫苗的开发其实面临很大的挑战,因为这个ADE效应。

你比如说登革热病毒,因为有ADE效应,过去几十年都没有开发出一个非常有成功保护效应的疫苗,反正我是不乐观的。

林晓旭还解释道:ADE效应导致的死亡,大多数情况是因为人的身体不健康的因素造成的。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来看,也很明确说明这一点,只是因为病毒感染而死亡的人数是很少的比例,大多数人被感染以后是因为他有其他的并发症,然后造成他的死亡。

就像这个爱滋病一样,真正死于爱滋病病毒感染的人是很少数的,绝大部分人是因为爱滋病病毒感染以后造成的免疫系统垮台,然后导致很大、很多的次生感染,像肺炎等这些常见的,所以很多新冠病人也是这样,他的免疫系统不行了,他的呼吸系统不行了的话,那么呼吸道里面呼吸进的各种病菌、病毒,这些都很容易在人体里进一步的繁殖,突破你的这个免疫的防线,所以很多人是死于其他呼吸道的疾病。

林晓旭还说:人很难阻止ADE效应,这个病毒就有这个特性,因为这牵扯到免疫系统的一些机制的问题,我觉得人们只有增强自己的免疫系统的能力,因为这个ADE效应的强弱也是跟免疫系统功能有关的,如果人体免疫系统比较强,身体里面产生的具有综合性的抗体量较多的时候,ADE的效应也会差一些,所以它跟你整体的免疫力还是非常相关的。

群体免疫策略可能永远不会起作用

横河指出:就是抗体存在,抗体能存在多久?现在普遍认为武汉肺炎的抗体不会存在时间很长。有的说几个月就消失了,这有很多医学证据的。有的说最多可能存在一年。

德国之声报导称,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追踪研究90名武汉肺炎病毒康复者,发现6成患者在感染后数周后产生强大的有效抗体,惟3个月后仅剩下16.7%人仍维持抗体,甚至有个案的抗体数量低得几乎测不出来。

英国《卫报》报导,2020年7月13日,一项最新研究表明,感染武汉肺炎病毒后康复的人可能会在几个月内就失去免疫力,它就像普通感冒一样,会让人重复染病。

伦敦帝国学院免疫学教授丹尼・奥特曼(Danny Altmann)2020年7月6日在CNBC的节目上说,在武汉肺炎病毒感染的城镇中,只有10%至15%的人口可能免疫。

根据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最新报告,一些研究表明,疫苗只能使人体免疫该病毒大约18个月。而根据其他的研究表明,由于人体对COVID-19的免疫时间短,这一数字或许只有6个月。

英国免疫学家警告说,依靠对COVID-19的免疫作为应对疫情大流行的策略,不是“安全的押注”。他补充说,群体免疫策略“可能永远不会起作用”。

 

(未完待续)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