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判决或被推翻 美最高院法官斥其“残酷”压制传统(图)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Thomas)和阿利托(Alito)10月5日称要求美国所有州承认同性婚姻的奥贝格费尔(Obergefell)判决没有宪法依据,并威胁到相信神圣男女婚姻的人的宗教自由;暗示该判决或被推翻。
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同性婚姻的判定表明即使与天理伦常相悖的行为也可以变得“合法”。这也例示最高院对于美国社会的伦理法制走向具有长远的、至关重要的影响。图为一贯按照《宪法》原意出具意见的保守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图片来源:Steve Petteway,Collection of the SCOUS/Wikimedia/CC0)

【看中国2020年10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综合报导)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和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周一(10月5日)声明,要求美国所有州承认同性婚姻的最高法院的奥贝格费尔诉讼案(Obergefell case)裁定在《宪法》中“无处可寻”,并威胁到“许多相信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间的神圣制度的美国人的宗教自由”。这暗示了美国最高法院有可能推翻此前有利于同性婚姻的判决

据福克斯新闻网周二(10月6日)报导,声明由大法官托马斯撰写,并由阿利托联署。该声明涉及前肯塔基州县法院书记员金.戴维斯(Kim Davis)的案子。戴维斯曾表示,她不会给同性伴侣结婚许可证。

两位大法官在声明中表示,他们同意法院的共识,即不应受理戴维斯案(不应立案)。简单原因是因为该起案件没有“明确呈现”“关于我们在奥贝格费尔案的判决范围内的重要问题”。

保守派大法官谴责关于同性婚姻的“奥贝格费尔”判定“残酷”压制具有传统理念的人

托马斯大法官表示,对于戴维斯案件,奥贝格费尔判定迫使她在“宗教信仰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

他说:“当她选择遵循自己的信仰,然而对她的宗教信仰却没有任何的法定保护时,她几乎立即就因违反同性伴侣的宪法权利而被起诉。”

“奥贝格费尔”案在2015年以5比4取得了一项最高法院的裁定。当时的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撰写了多数意见。肯尼迪提出的奥贝格费尔判定意见旨在平衡宗教人士的权利与男同性恋者的权利,但更多的是对具有传统理念的人的贬低和质疑。

肯尼迪说:“任何认为同性婚姻是错误的人,都是基于体面和荣誉的宗教或哲学的前提而得出的结论。”“必须强调的是,宗教以及那些坚持宗教教义的人可能会继续根据神圣的戒律而以最大的真诚信念去主张不应容忍同性婚姻。”

听起来奥贝格费尔判定似乎很有道理,但其实质是将人们反对同性婚姻与所谓的歧视同性恋者划了等号。换种说法,人们反对同性婚姻,但人们并不是在歧视具有不同性取向的人。而该判定却将秉持保守理念而对同性婚姻持不同观点的人一概判为歧视并违法。因此,托马斯驳斥称,奥贝格费尔判定存在严重缺陷,并使那些不相信同性婚姻的人被边缘化。

托马斯强调,直到解决奥贝格费尔判定问题之前,其将继续造成“对宗教自由的残酷的后果”。

他在声明中写道:“奥贝格费尔判定使法院和政府能够给那些信奉一夫一妻的宗教信徒打上偏执者的烙印,从而使他们(遵循传统理念的人)的对宗教自由的关注更容易被消除。”

“换句话说,奥贝格费尔判定读起来是在暗示具有传统基督教价值观的公职人员在法律上等同于对同性恋者的令人反感的歧视者。”

托马斯指出:“此评估直接来自于奥贝格费尔判定的语言文书。”“那些语言将那种(反对同性婚姻的)观点特征化为通过‘体面的伤口’‘贬低’同性恋者并‘降低其人格’。”

美最高法院关于同性婚姻的判定可能被推翻

大法官托马斯和阿利托是不同意最高法院最初通过的奥贝格费尔判定的。他们在周一的声明表明,“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有机会,他们将从新投票推翻这一决定。

“这份(关于戴维斯案件的)呈请书清楚地、振聋发聩地提醒了奥贝格费尔案判决的后果。”托马斯写道。

“通过赋予一种新奇的宪法权利(给同性婚姻)去压制在《第一修正案》中明确保护的宗教自由利益,并且通过不民主地这样做,法院已经造成了一个严重问题,而只有它自己(法院)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目前尚不清楚对奥贝格费尔判定的直接质疑是否或何时会出现在法庭上,或者法庭上是否有足够的选票可以让人们听到这样的质疑。最高法院审理此案需要征得至少4位大法官的同意。目前到周一为止只有阿利托和托马斯就有关诉讼表态。

但是,当奥贝格费尔案被裁定时,标记为保守派的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和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大法官均不在最高法院中。另外,川普(特朗普)总统提名的正在进行最高法院大法官确认战斗的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法官也不在。

美国关于同性婚姻重要判例的奥贝格费尔诉讼案

奥贝格费尔诉讼案是美国最高法院对于同性婚姻的重要判例。最高法院在判决中声称同性婚姻的权利受到美国宪法保障,各州不得立法禁止。

2013年7月19日,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一对同性伴侣于俄亥俄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提出奥贝格费尔诉卡西奇案(Obergefell v.Kasich)。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为当时俄亥俄州第69任州长兼司法部长。该诉讼指控该州歧视已在其它州合法结婚了的同性伴侣。该对同性伴侣中的一位是詹姆斯.奥贝格费尔(James Obergefell)。这对伴侣此前已在2013年6月11日于马里兰州合法结婚,但俄亥俄州司法部长办公室则宣布要坚持俄亥俄州的同性婚姻禁令,而不予将他们户籍登记为配偶。

2015年1月16日,最高法院决定将该案与另外两起,共3宗同性婚姻案件一同合并审理。同年4月28日,最高法院就该案进行了口头辩论。6月26日,最高法院最终以5比4作出判决,认定根据《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有关条款,美国各州必须为申请结婚的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并承认由其它州所颁发的同性结婚证。

时任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已退休)撰写了多数意见判决书,并得到了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已病故)、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史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和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4位大法官的认同。而首席大法官约翰.罗勃兹(John Glover Roberts,Jr.)以及大法官安东宁.史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已故)、克拉伦斯.托马斯和塞缪尔.阿利托则反对该判决。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