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拉松乱象 跑者“跟错车”痛失冠军(组图)


近几年,中国马拉松赛事呈现出井喷式的发展。据官方统计数字,2016年在中国田协注册的马拉松赛事就有300多场,参赛人数280万人。2017年的赛事已经超过400场,预计到2020年还会翻一番,而2011年中国的马拉松赛事仅有22场。不过尽管马拉松赛事场数及参赛人数大幅增长,但是发生在中国马拉松选手的作弊行为,像是代跑、抄近道、伪造成绩证明等现象,层出不穷,这在低道德水平的现今中国,就不足为奇了。再来就是中国马拉松的乱象也是比比皆是,就像22日东莞举办的2019国际马拉松,北韩跑者竟“跟错车”痛失冠军。另一方面就是中国马拉松竞技水准的持续下滑,完全与赛事的井喷和国民的狂热不成正比。

中国马拉松赛事呈现出井喷式的发展

也许中国政府想透过全民马拉松运动来减轻雾霾对中国人民造成的恐惧感。
也许中国政府想透过全民马拉松运动来减轻雾霾对中国人民造成的恐惧感。(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3万人、杭州3万6000人、济南2万人、镇江1万5000人、百色1万余人、广安1万5000人……仅仅是11月2日到3日这一个周末,中国就举行了近10场马拉松,吸引10余万人参跑。

马拉松赛事风靡中国,从数据中可见一斑。重庆晚报报导,据统计,2014年到2018年间,中国马拉松赛事数量翻了40倍。2018年全年,中国总计举办大型路跑、越野跑等赛事共1581场,累计参赛人次达583万。

报导并指出,跑者人口不断增长,马拉松运动消费额占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例也明显提高。到2020年,全国马拉松赛事场次预计达到1900场,中国田径协会认证赛事达到350场,各类路跑赛事参赛人数超过1000万人次。

跑马拉松正在成为中国中产阶级青睐的一项体育运动。尽管雾霾不时笼罩城市,尽管道路交通状况不佳,中国人跑步的兴趣却越发高涨,除了民众对健康关注度的持续上升,和热衷于用跑步来锻炼身体人群的持续扩大。另一方面就是官方的推动,各地争相举办马拉松赛事的重要原因,是想通过赛事打造一座城市。也许中国政府想透过全民马拉松运动来减轻雾霾对中国人民造成的恐惧感。

各地热衷举办马拉松的背后

马拉松尚未开跑,中国大妈抢光补给站。
马拉松尚未开跑,中国大妈抢光补给站。(图片来源:视频撷图)

对于国家一个城市来说,城市热衷于办马拉松,是看中了赛事可以增加曝光、提升城市知名度;赛事运营公司倾心马拉松,是看中了马拉松的吸金能力。所以才有百城竞办马拉松的热闹;才有赛事经营权不断拍出高价;才有越来越多的赛事经营公司不断涌入市场想要分一杯羹。

对于参赛的个人来说,能在朋友圈炫耀一下,找工作时写在履历上让老板印象深刻,所以中国的一些马拉松选手不惜作弊,比如抄捷径,或骑一段自行车。

中国田径协会宣布3名马拉松选手终身禁赛,因为他们4月在美国波士顿马拉松上作弊。其中2人提供假档获取参赛资格,还有1人找人代跑。

据中国媒体报导,一家中国旅行社收取选手5万元人民币,帮他们在波士顿马拉松报名,包括伪造成绩证明。

还有一些作弊实在是明显。3月,徐州国际马拉松赛上,一位女选手被拍到骑着一辆绿色的出租自行车。去年11月,深圳的半马上,超过250名选手作弊,其中很多人抄了近路,被交通监视器拍了下来。

现在一些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已采用人脸识别防止作弊。这反过来好像说中共的人脸识别的作法是对的,尽管中共的作法的初衷是监视民众、侵害人权的。

网民说:“体育被政治和商业污染了,道德也就没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仁、义、礼、智、信’在中国已经不存在了!”

马拉松乱象闹剧不断

最近一个月来,在中国大陆各地举办的马拉松赛事中乱象不断,看得让人有些“闹心”。

11月25日,绍兴马拉松赛中,一名参赛者两次晕倒,经医生治疗并劝阻参赛后,依然想继续比赛,引发争议……

11月24日,昆明晋宁马拉松赛中,一名半程马拉松参赛者在距离终点约2公里处,倒地猝死。

11月18日,苏州马拉松比赛,中国选手何引丽在冲刺阶段被志愿者递上五星旗,节奏被打乱,结果落败,引起轩然大波。

对此,中共中国田径协会本月初不得不召集了“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组委会,强调任何仪式及活动不得影响比赛正常进行及公平竞技。但负责营运的智美体育指“递旗”惯例不会改变。

中国选手何引丽在冲刺阶段被志愿者递上五星旗,节奏被打乱,结果落败,引起轩然大波。
中国选手何引丽在冲刺阶段被志愿者递上五星旗,节奏被打乱,结果落败,引起轩然大波。(图片来源:视频撷图)

而经常传出离奇事件的中国马拉松,日前又爆争议,22日在广东东莞举办的国际马拉松赛,跑在最前面的朝鲜跑者原本还领先日本跑者几十公尺,没想到他在最后一个岔路处,疑似因为跟着赛道的转播车跑错路,虽然之后他重回“正道”但却为时已晚,被日本跑者追上,最后以3秒之差“银恨”,痛失冠军

第17届亚洲马拉松锦标赛暨2019国际马拉松22日在东莞登场,来自28个国家、地区,600多名国外选手,多达三万跑者共襄盛举,不过就在比赛要结束之际,却出现了相当罕见的一幕,当时北韩跑者RI KANG BOM遥遥跑在第一名,没想到抵达终点前,北韩跑者却突然消失在镜头里,直到原本第二的神野大地已经准备冲线了,RI KANG BOM才突然在后方出现。

赛后才得知,原本领先的RI KANG BOM因为跟着转播车跑,竟在最后一个岔路处跑错了路线,等到他好不容易回到正轨、跑回原本的赛道时,已经遭神野大地超越,最终RI KANG BOM以2小时12分21秒完赛,仅差了3秒就与冠军失之交臂。

赛事主办方发表声明,表示依比赛规划,在马拉松终点前约200米处设置了直播车辆出口,并由裁判员和义工在该出口进行线路引导,防止运动员跑错路线。在赛前的运动员技术会议中也明确告知此出口位置和注意事项,并在运动员赛道考察中进行了说明,而事件发生后,组委会经过与亚洲马拉松锦标赛技术代表确认,认为两名运动员成绩有效、名次无误,赛事组织无失误。

中国马拉松竞技水准每况愈下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用来形容中国马拉松的现状,大约再贴切不过。

一方面,中国境内的马拉松赛事全面开花,遍地国际,一年达一千多场,而民间参与马拉松的热情持续高涨,不少赛事一席难求,哪怕时不时爆出赛场猝死的新闻,也丝毫阻挡不了国人追逐马拉松的脚步,尤其是春秋两季,几乎每一个周末,都是马拉松爱好者的一场狂欢,如果你朋友圈中没人晒马拉松,那大约你不是一个现代人。

而另一方面,则是中国马拉松竞技水准的持续下滑,完全与赛事的井喷和国民的狂热不成正比。2018年,基普乔格将马拉松男子世界记录提到了惊人的2小时1分39秒,似乎人类突破2小时大关近在眼前。同为黄种人的日本选手大迫杰,这一年也将黄种人的马拉松记录提到了2小时5分50秒,而且日本人的马拉松整体水准,已近跻身世界前三行列。中国选手2018年唯一聊以自慰的,就是多布杰在亚运会马拉松赛上获得了一块铜牌,而这恐怕不足以给日渐没落的中国马拉松运动遮羞。

2019年中国马拉松开年大戏厦门马拉松,特步打出国人竞技的招牌,号称将国内体制内外一流好手悉数汇集,冠军奖金高达五万。然而这场被人寄予厚望的大戏却太过平淡,现役国家队第一高手董国建,仅跑了2小时17分多,而已经退役多年的体制外一哥李子成则以2小时15分4秒的成绩夺得冠军。

责任编辑:牛兰克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