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樂墮樓時失知覺 法官尋獲極關鍵細節(圖)


港人設祭壇悼念去年11月在反送中警民衝突期間墮樓離世的周梓樂。(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港人設祭壇悼念去年11月在反送中警民衝突期間墮樓離世的周梓樂。(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2月3日訊】反送中運動期間,22歲科技大學男生周梓樂11月4日在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於尚德邨停車場墮樓後死亡,死因庭繼續研訊。急症室醫生作供指梓樂頭骨受極大創傷、盆骨骨折,但手腳均無擦傷,情況罕見,推斷他墮下時已失去知覺。他完成作供後,與周梓樂的父母相擁而哭。而法官翻查閉路電視(CCTV)後,發現之前未見、「非常關鍵」的新細節,宣佈押後聆訊以翻看全部閉路電視片段。

12月3日,周梓樂死因研訊踏入第14天,首名接觸梓樂的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醫生梁子恆作供。綜合《立場新聞》、《蘋果日報》報導,梁醫生說,梓樂到醫院時已不省人事,格拉斯哥昏迷指數只得最低分的3分(最高分為15分)。他身體沒有被催淚彈、子彈擊中痕跡,也不見曾吸入催淚煙的跡象,例如眼睛紅腫、氣管收窄等。

醫生:手腳無擦傷 墜下時疑不省人事

醫生指,周梓樂的傷勢包括嚴重腦傷、盆骨骨折及小型氣胸,指他受到的是高能量創傷,傷勢「好嚴重,非常嚴重」,當中以頭部創傷最重,因為他耳、鼻、口出血,明顯顱底骨折;第二是盆骨骨折,第三是氣胸問題,有機會是因從高處墮下撞擊創傷造成。綜合三處傷勢,醫生指梓樂若是受傷時站立,可以是遭大型車輛撞向右身所致;若是躺着受傷,則可能是由高處墮下時右身先着地。單看傷勢,他無法確定梓樂是如何受傷。

梁醫生推斷,梓樂墮下時已不省人事、失去知覺,因為「一個年輕人跌倒,手腳都沒有擦傷,是比較少見的。」儘管是跳樓自殺者,仍然會自然伸手着地,四肢會有擦傷或骨折,但梓樂沒有相關情況。他又說,梓樂體內驗不到曾喝酒或濫藥,血糖水平亦正常,故排除是血糖過低致暈。

研訊主任問,周梓樂會否是先遭硬物襲擊致暈、頭部受傷,其後再由高處墮下令盆骨受傷?梁醫生指有可能,但他無法分辨梓樂是一次過抑或分兩次受傷。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又直接問,梓樂是否被人從高處拋下?梁回應說,即使跳樓自殺的人,或多或少手腳會有擦傷,手腳也可能骨折;若墮下時有知覺,會出手撐地保護身體,惟梓樂手部沒有瘀傷或骨折。

就算救活料成植物人 旁聽母哭成淚人

至於周梓樂若更早被發現或送院,情況會否有所不同?梁醫生答,就算他早5分鐘接觸梓樂,相信情況一樣嚴重,因為他頭部傷勢已決定了其康復機會,「可以生還都會成為植物人。」警方代表律師追問下,他再說,「早些減輕顱內壓,存活機會會大些」,但對手術後情況沒有影響,無法期望梓樂可以變回受傷前的少年,相信「要臥床、用胃喉去餵食。」

梁子恆醫生作完供後,死因裁判官宣佈休庭。期間,梁醫生和周梓樂父母相見,梁主動搭住周爸爸肩膊安慰他,梓樂媽媽之後亦走到兩人身旁,忍不住哭泣,哭聲悽慘。其後,梓樂父母先步出法庭,周媽媽忍不住大聲嚎哭。梁醫生在他們離開後,亦拿掉眼鏡拭去眼淚。

周父再喊話尋證人:不想真相沉沒

周爸爸周德明其後向傳媒表示,從梁醫生口中聽到兒子墮地前已失知覺,感到有少許不安,「心很不舒服」,他再次呼籲知情市民走出來,例如事發時經過現場的人,或附近居民如看到梓樂墮樓一刻,還有附近閉路或汽車攝錄機拍到事發經過等,「我不想真相沉沒⋯⋯樣樣都齊些可能就能找出真相。」他又感謝醫生梁子恆搶救他的兒子,「他真的做了很多事,很多謝他。」

至下午再開庭時,情況峰迴路轉。裁判官高偉雄突然指,他翻看事發停車場對面廣明苑閉路電視後,發現之前未見的新細節,形容是「非常關鍵」,會對之後專家證人證供有重大影響。因此,要重新檢視全部閉路電視片段,確保調查齊全及準確,押後至明早續訊。梓樂母親聞言後再度痛哭,離庭時泣不成聲。

在此之前,負責到現場索取涉案閉路電視錄影證據的港警魏冠傑上庭作供時,曾聲稱看過所有相關片段後,未能發現梓樂如何受傷。梓樂家屬代表律師鄭淑儀12月2日再問魏冠傑,廣明苑的鏡頭是否拍到尚德邨停車場外圍情況時,魏再聲稱無法拍到。

責任編輯:李家宏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