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国标:中国有四百万个宣传部


● 开放杂志编者按:本文是焦国标在美国研究中共思想控制体系的第二部分。着重描述对十多亿人口控制的方法和对资讯控制的无微不至。指出思想控制是制造愚昧、谎言和仇恨的根源。是中国灾难的总根源。

在国家权力机构系统,宣传部设置到县级,那就是:一个中央级宣传部,三十三个省级宣传部,三百三十三个地区宣传部,二千八百六十一个县委宣传部,总共三千三百二十七个宣传部。中国各民主党派,从中央到地方,都设立宣传部。各级共青团、妇联和工会,都设宣传部。中央八十个部级规模的机构,通常由办公厅和机关党委负责宣传工作,一般不单独设立宣传部。全国省级机关里的一千九百八十个厅级机关,通常由厅机关办公室兼负宣传工作。全国地区级下属各机关亦不设专门的宣传部,由办公室负责宣传工作。

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和事业单位,一般都设有宣传部,但不绝对,具体哪家设,哪家没设,难以确知。比如事业单位里的普通高校,是必设宣传部的,一千五百五十二所高校就必有一千五百五十二个宣传部。全国六百一十五万家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一百三十万家事业单位,合计七百四十五万家,按百分之五十计,应有近四百万个宣传部。实际肯定大于这个数位。鉴于近年不少私营企业里也建立了党组织,私营企业里设宣传部的可能性也会增大的,这里略去不计。

这样粗略统计,全国名为“宣传部”的机关应有四百万个。

八千万人从事思想控制工作
一个县级宣传部里,通常由十个工作人员;地区级和省级宣传部里,通常有数十名工作人员;中央宣传部则有数百名工作人员;企事业单位里宣传部人数差别更大。四百万个宣传部,每个宣传部平均按有五名工作人员计算,全国在宣传部工作的人员就是两千万。

乡、村两级不设宣传部,但是有专人负责宣传工作。全国四万四千零六十七个乡,六十六点三万个村支部,七点七万个社区居委会支部,按一个乡、村和居委会一人计,全国乡、村两级共有七十八万七千二百九十五个宣传工作人员。

几项合计,全国实际从事宣传部门工作的人员约有两千一百万,占国民总数的百分之一点六。

全国党支部以下的党小组有多少,无法统计。中共党组织工作法规定,一个机构或单位,包括外资企业,即使只有三个党员,也必须成立党小组。三人分任小组长、组织委员和宣传委员。由于全国党小组的数量无法掌握,因而全国党小组里的宣传委员数量也无法推算。

四千八百九十万正副书记,再加两千多万宣传部工作人员,一共约有八千万人从事控制中国人思想的工作。

中国有二百五十万军队。军队政治部是军队里的宣传部,政委和指导员是军队里的党委书记。整个中国军队里从事思想政治工作的职位粗略估计要占到十分之一,有二十五万人之多。

仅就字面逻辑而言,所谓思想控制,就是对思想的控制。因而所谓思想控制的对象,就是思想本身。然而实际上,思想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它比电流更诡异,人能“摸”到电流,却迄今为止“摸”不到思想。所以可以说,思想本身是没法控制的。那么所谓思想控制究竟指的是控制甚么?换言之,思想控制的对象究竟是甚么?我们的回答是:落到可见的或可操作的“形而下”层面上的所谓思想控制,一是控制人本身,一是控制媒体资讯传播。下面我们分述中国这个国家对民众和资讯传播的控制是怎样运作的。

思想控制的两个核心工作
这要分平常时期和思想运动时期。思想控制有两项核心工作:一是灌输某种思想,二是驱逐或批判某种思想。所谓平常时期,就是既没有明确的灌输任务,也没有明确的批判对象的时期。此时维持思想控制体系正常运行的方式是全国各个单位的每周例会,又称“政治学习”。每周这种学习有点像宗教信徒每周的礼拜,这是我说中国虽然是一个无神论国家,可是某种意义上却又是一个政教高度合一的国家的另一个原因。文化大革命期间全民学习《毛泽东语录》,背“老三篇”(毛泽东的三篇文章),则成为每个中国人的日课,甚至每顿饭前都要学习,背诵。著名文革史专家宋永毅先生,文革初期曾因组织读书俱乐部坐了五年牢,当时只有十几岁。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当年我被关在牢里,我把《毛泽东选集》四卷看了不下五、六十遍。”

在加拿大寻求政治避难的原沈阳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先生,日前也对媒体透露,文革期间由于忍受不了政治压力,十五岁时曾经想跳河自杀,十六岁决定出走新疆,出走时怀揣二十六元人民币、姐姐照片和《毛泽东著作选读》上、下册。著名作家老舍文革期间被逼投湖自尽时,怀里还揣着自己亲手抄写的毛泽东的文章。二○○五年中国大陆第一本禁书《为人民服务》的作者阎连科,文革开始的一九六六年入学,从一年级到五年级,读的都是《毛主席语录》、《老三篇》和《毛主席诗词》。由此约略可见文革期间毛泽东思想是如何浓重地笼罩了中国人的心灵和思想。

在每周一次的政治学习例会上,各单位的党委书记是主要角色。例会上通常是由书记读一读报纸,当然是《人民日报》社论之类,传达一下上级的文件精神,然后东拉西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当然,本单位的一些业务工作也会在这每周例会上提出来讨论。近年这种每周一次的政治学习已不那么严格,因单位而异,有些单位的党委书记严格坚持,有些则否。

与平常时期相对的是思想运动时期。平常时期是既没有明确的思想灌输任务,也没有明确的思想批判对象的时期,那么思想运动时期就是或者是有明确的思想灌输任务,或者是有具体思想批判对象的时期。在中国,思想运动通常都由中共中央发起,任何一级地方领导是没有权力发起思想运动的。因而,思想运动都是全国范围的,全国各行各业都被卷入。毛泽东时代的反右运动,邓小平时代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江泽民时代的“学习三个代表”运动和消灭法轮功的运动,以及最近胡锦涛发起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运动,都是例子。

思想运动的四步流程
一场思想运动的整个流程通常是这样的:第一步是中央发布动员令。二○○二年九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通知,要求各地组织学习《江泽民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书,就是一个例证。这份通知下发对象是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各大军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国家机关各部委党委,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各人民团体党组。通知中说:“各级党委的组织、宣传部门,要组织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县(处)以上领导干部认真研读《江泽民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提高认识,统一思想,改进工作,更加坚定地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全面贯彻‘三个代表’要求,与时俱进,努力开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

第二步是地方各级党委一级一级传达中央精神。省里召开会议传达中央精神,市里召开会议传达省里的精神,依次是县里,乡里,直到中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行业。这叫“以会议落实会议”。平时地方各级党委书记和宣传部工作人员,基本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一杯茶,一只烟,一张报纸看半天”,通常指的就是他们。可是每当思想运动到来的时候,几千万的党委书记,几千万宣传部系统的工作人员,一改平日“闲适”,像高速运转起来的机器一样投入工作。每一场思想运动,都是党委书记和宣传部工作人员精神高度紧张、忙碌和疲惫的时期,也是他们努力展现其存在的正当性、合理性和权威性的关键时期。

第三步是基层部门组织学习。前两步都是传达中央文件精神,到第三步就是组织学习了。传达阶段,传达者和被传达者都是各级党政领导。到组织学习阶段,组织学习者与被组织学习者往往就是党政干部与普通党员、群众的关系了。思想控制的核心关系历来都是各级党政干部与普通党员、群众的关系。换言之,思想控制的中心工作是党政干部如何有效控制普通党员或一般群众。  

组织学习通常分三段走:一是组织普通党员、群众学习上级文件精神。如果这场运动只在党员范围内进行,就只召集党员参加学习。如果要在全国民众中进行,各单位要组织全员参加的政治学习。在基层农村,有时甚至召开成千上万甚至几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以传达中央精神。毛泽东时代历次政治运动都伴随有全国大规模的思想运动。二是人人发言表态,写思想总结,内容无非是通过这场学习,思想水平得到很大提高之类。有报导说,在最近胡锦涛发起的这场“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学习教育运动中,许多单位要求每个党员必须写满几千字或几万字的思想总结,才能过关。陕西省委下达红头文件,要求省级干部的“保先”总结必须写够九万字,副省级八万字,正地厅级七万字,副地厅级六万字,县级五万字,副县级三万字,乡级、副乡级和普通党员三万字。河南省漯河市的“保先”总结报告里说,该市有的党员的思想总结写了三、四次仍然不能被通过。三是单位总结,内容则是本单位全体党员干部群众,通过学习,思想水平得到提高,更加认识到党中央决策的英明,决心更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诸如此类。

第四步,下级报告,上级验收,然后结束。从下到上逐级做汇报,直到最高层喊停。

在整个过程中,往往有告密相伴随。思想运动从来不只是思想领域的运动,同时也是清除政治异己的过程。这种在上层是旨在清除政治异己的运动,到下层往往就蜕变成各种有恃无恐的打击报复。有的人为了保持自己的位子,有的人为了借机晋升,不得不使出各种挤垮别人、提升自己的手段,其中包括各种内容的告密手段。中共历来提倡同志之间、同事之间要“背对背地找问题”。其实就是鼓励告密。告密对双方都不好,但是对党委书记好。所谓告密,就是大家都向党委书记告密。这时的党委书记就像一位告解神父,高高在上,法力无边。告密有利于党委书记掌握每个党员干部群众的思想和言行,从而达到有效控制他们的目的。

思想运动的过程同时还是发现异端和清除异端的时期。根据网上搜索到的河南省《漯河市先进性教育试点工作总结》,该市这次“保先”活动共涉及党员二万五千九百七十一名,最后认定有五百五十一名党员被认为不合格。对这五百五十一名不合格党员,采取了不同的处理办法,其中限期改正四百零二人,劝退四十五人,党内除名八十三人,移送纪检监察和司法机关处理二十一人。

批判焦国标运动流产 
改革开放这二十多年,批判性的思想控制运动大大减少,主要有邓小平时代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反对精神污染运动,六四之后的思想和政治清洗运动,江泽民时代的根除法轮功运动。现在对于那些他们认为应当批判的个人或思想,往往采用“点射”的处理方式,而不采用大规模批判性的思想运动的形式。“点射”并不是肉体上消灭他,而是有针对性地封杀,让他消声。去年年底,我在美国访问期间,海外盛传有可靠消息说,国务院新闻办已经决定组织文章,下周要在网路上发起一场批判焦国标的运动。可是到了下一周,网上没有动静。再下周,仍然没动静。“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看来是下不来,网上批判焦国标的运动最终也没有启动。后来传出的解释是,他们觉得这种有组织的批判方式,只会让被批判者越批越香,越批声望越高,起不到预期作用,不如封杀更可取。

中国以控制人的精神为目的的各种思想运动,通常伴有“物质性”的结果。这种物质性的结果分两类:一类是行政性的,比如停工、降级、开除公职或党籍、送精神病院等等。此类处分通常是由本单位党政领导做出的,或者是本单位领导在上级领导压力或授意下做出的。

在中国,所谓思想控制,首先是本单位党政领导对本单位职工思想的控制。本人的经历即是证明。我写《讨伐中宣部》,全球舆论哗然,可是中宣部从来没有公开找过我的麻烦。他们既不找我解释沟通,也没有与我对簿公堂。我直接感受到的压力,全部来自我所在的单位北京大学。十三亿中国人,各有其所属的单位,包括农民。这种单位党政领导对本单位工作人员的思想控制,是最具体,也最有效的思想控制。另一类是刑罚性的,比如判刑劳教,直至杀戮。毛泽东时代自始至终都把思想异端看成“敌我”矛盾,无数人以“反革命罪”被判刑或杀戮。

邓小平对六四民主力量的剪除,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灭绝,是毛泽东时代的余波。胡锦涛时代,批判性的思想清洗运动尚未出现,灌输性的思想运动倒是来了一次,就是眼下正在进行的共产党员保先运动。从毛时代至今,对异端思想的打击力度和范围在缩减,但是对异端思想和行为的定性一直没有改变,仍然是“敌我矛盾”。今天对思想异端滥用的所谓泄密罪、煽动罪和颠覆罪等罪名,与当年的反革命罪实际上是一样的。

中国控制资讯传播二十一大法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构筑中国大陆资讯猪圈的二十八块臭石头》,比较全面地探讨了中国政府对媒介资讯传播的控制,摘要于此。
一、严格限制西方记者在中国的采访活动。
二、干扰外国电台。
三、封堵境外卫星电视。
四、封堵互联网。
五、海关严禁敏感出版物入关,包括音像制品。
六、严格限制订阅外报外刊。
七、以高价国际长途电话费降低中西资讯流通量。
八、出版社严格审查西方图书的出版。
九、不许中国公民接受外国记者采访。
十、以泄露国家机密或煽动颠覆政府罪,随意传唤抓捕为海外媒体写作的作家和记者。
十一、外交部严格审查境外学者的学术观点和研究领域,凡认为对中国“不友好”的学者,拒绝签证入境。
十二、宗教隔绝。
十三、拒绝一些国际非政府组织进入中国,特别是 以推进人权为志业的非政府组织。
十四、把持所有新闻媒介的所有权。
十五、把持新闻媒介的一切人事权。
十六、动用行政权力和警力封锁新闻现场,隔绝记者。
十七、规定重大敏感新闻事件必须采用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的通稿。
十八、严控档案资料。
十九、严格限制文艺创作和学术研究题材,划出不能碰的领域。
二十、豢养御用专家学者误导公众。
二一、严格限制一般企业从事印刷业。

中国社会创造力的第一号杀手
中国这个厉行思想控制的国家究竟控制甚么样的思想?

当代中国以各级各类党委书记和宣传部为主体,专职封禁扼杀中国人思想的庞大机构体系,不事物质生产,也不事精神生产,而是专职从事精神控制工作,这是导致中国社会各界创造力低下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国人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根本原因。简言之,思想控制是中国社会创造力的第一号杀手,是中国国民幸福感的第一号杀手,是中国这个谎言社会、套话社会的制造者,是中国人愚昧和仇恨的制造者。中国的思想控制是中国人半个多世纪以来蒙受精神灾难和肉体灾难的总根源。

不仅如此,中国的思想控制已经是,而且必然继续成为越来越严重的人类精神之癌。思想控制不是制造思想真空。西哲说,比大海更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人类的思想无比丰富,中国这个国家只控制一种思想,那就是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思想。最近哈佛大学发表一份研究报告,揭露中国政府严控互联网。中国政府控制互联网,这只是表象。关键的问题是:中国政府控制互联网究竟控制的是甚么?是民主、自由、人权思想。凡是反美、反西方民主自由的言论,在中国政府控制的互联网上就可以畅行无阻。可是如果是赞赏民主、自由、人权思想的言论,就被严格封杀。最近西方主流媒体都报导:在中国,“民主”、“自由”、“人权”成为Google.com上的敏感辞汇,完全被遮罩。由此可见这种公然挑战人类基本政治文明的行径已经达到怎样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程度。当美国九一一恐怖袭击发生时,举世新闻媒体报导里,只见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一人公开称“炸得好”,连古巴的卡斯楚和利比亚的卡扎非都对这种恐怖行为表示谴责。可是当彼之时,从幼稚园的孩子到在校大学生(包括北京大学的学生),从公司职员到政府机关干部,百分之九十以上中国人的直接反应是拍手称快。中国有十亿个萨达姆!因而我们有理由担心,这种思想控制如果任其发展,要不了多久,中国就会坠落成比中东穆斯林恐怖主义更大的文明威胁。

(开放)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