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德国 崛起和创造经济奇迹如何成为灾难?(下)(图)

2019-10-12 08:42 作者: 黄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40年6月,希特勒在埃菲尔铁塔
1940年6月,希特勒在埃菲尔铁塔。(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提要:希特勒德国的历史告诉世人,国家的崛起,也有可能变成独裁者冒险的本钱。纳粹德国的崛起,成了一种具有世界影响的危险。纳粹当局迫害和驱逐“制造和传播非德意志精神”的文化人一点也不客气。

接上文:纳粹德国 崛起和创造经济奇迹如何成为灾难?(上)

“元首永远是正确的。元首的意志就是法律。”希特勒和古代独裁者一样,他不仅要控制国家、土地和人民的肉体,还要控制人民的精神和思想。

纳粹让孩子从小就接受纳粹精神的培育,成立了“少年队”、“希特勒青年团”、“德国少女联盟”等组织,把所有的孩子按照不同年龄都囊括进去,组织起来了,从而培养出符合纳粹精神的新人。第三帝国的指导性口号是:“元首命令,我们紧跟!”德国人民必须听希特勒的话,跟纳粹党走。要做到这一点,仅仅靠教育宣传是不够的,还必须有严密的组织保证。就思想文化控制而言,有着纳粹党和政府的两大系统。比如,1934年1月设立了纳粹党世界观学习教育监察处,负责监管党员的思想教育和培训。1933年3月,德国政府成立国民教育与宣传部。戈培尔出任德国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部长。他强调,大众传媒绝对是纳粹党的工具,任务是向民众解释纳粹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纳粹主义思想改造德国人民。他声称宣传者的背后应该竖着一把剑。纳粹当局迫害和驱逐“制造和传播非德意志精神”的文化人一点也不客气。1938年8月,德国政府公布了第一批被革除国籍、成为不受法律保护者的名单。到1938年底,共有84批、大约5000名科学文化人士被迫流亡国外。

戈培尔有句讲宣传工作的名言:“即使是一个简单的谎话,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可是谎言毕竟是谎言。为了维护谎言,除了继续说谎之外,密探、监狱和死刑,总是纳粹极权政治的孪生兄弟。可以说希特勒的监控体系卓有成效。比如党卫队保安处和盖世太保建立了周详的档案系统,为每一个可能的敌人设立案卷。德国的犹太人和那些无论是思想或者行动上否定纳粹主义的人,无论你是共产党人还是社会民主党人,或者是和平主义者、自由主义者,都不能不生活在纳粹的密探、警察和集中营的恐怖之下。比如,大学生里的志愿情报员会定期上交听课笔记,这样一来,大学老师的政治态度,也就在党卫队保安处和盖世太保的掌握之中了。如此环境,老师上课自然也就会倾向于跟纳粹党和希特勒保持一致了,而希特勒的镇压体系也从来没有吃白饭。据估计,1933~1938年,纳粹人民法庭和特别法庭共判处34万人长达100万年的监禁;1939~1945年,纳粹军事法庭判处国防军官兵二万五千人死刑。在集中营被杀害的估计有1100万人(包括占领区),另外遭受残酷摧残的大约1800万人。

在这样的监控和镇压体系之下,所有的反抗和异议活动都面临致命的危险。在纳粹德国,甚至连国家的经济部长、军事经济全权总代表沙赫特的电话,也遭到女管家——盖世太保的志愿情报员的窃听。这样一来,一小撮的反对者不断被发现和被清除,反过来,希特勒极权政治的严酷性使得反对和异议的人士总是只有一小撮或者极个别,并显得孤立无援。于是乎,对希特勒统治所表现出来的狂热,最后很难分清是出于恐惧,还是出于真心。这个国家在独裁者和纳粹党面前只会大声说是,在世界面前大声说不。对于政坛的氛围,古德里安在回忆录里就说:“我曾经参加过无数次的汇报和会议,深知很少有几个人是敢于和他(希特勒)对立的,而这些人在今天仍能活着的也就更少了。有些人只敢在走廊上交头接耳的谈话,以表示他们的反对,或是鼓励旁人去送死……”

1938年之后,纳粹德国政府内阁就再也没有开过一次会议。部长都是在希特勒的命令下单独工作。甚至连部长也常常是从报纸广播中才知道“德国政府”做出了什么决定,或者颁布了什么法令。在政府机构之外,设置了一个与政府机构平行的纳粹党的机构。希特勒的口号是:“政府并不控制党,而党却控制政府。”就连后来成为战争罪犯的古德里安在回忆录里也说:“于是就发生了一种不正常的现象,行政权转到了党的手里,一切实权操在党委的手中。”党老爷成了实权派。国会形同虚设,由于议员开会只是高唱国歌《德意志高于一切》和纳粹党党歌《霍尔斯特・威塞尔之歌》,此外没有任何发言辩论,被称为“昂贵的合唱团”。授权法案的规定,使得希特勒的命令具有和法律平等的权力。

当然,纳粹德国也没有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的相互制约了。用纳粹的话来说,就是“国内不再有党争”。希特勒在1933年7月14日颁布《禁止组织新政党法》,不仅取缔了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而且解散了包括天主教中央党和民族人民党在内的一切政党,而且纳粹党是“德国唯一的政党”。这年12月1日颁布的党和国家统一法,确立了纳粹党在德国至高无上的地位。既然没有了在野党,也就无所谓执政党了,纳粹成为了德国一党专政的统治党。希特勒在1934年9月的纳粹党党代会上说:“党是指挥国家的。不是国家指挥我们,而是我们指挥国家。”1937年1月25日颁布的《文职人员法》规定,今后政府官员必须由纳粹党员担任,思想上真正信仰民族社会主义,无条件支持纳粹的政治目标,政府官员必须同党的干部一样宣誓效忠希特勒。1939年后,纳粹党籍成为当官的先决条件。希特勒在德国实现了党国一体。

与此同时,不断强大起来的德国军队也成了纳粹党的军队,成了希特勒的军队。德国国防军被党化,成了希特勒的私家军。军队不是忠于国家,而是忠于纳粹党,忠于希特勒。1932年2月,国防部部长兼国防军总司令勃洛姆贝格下令军人一律佩带万字标志的军鹰徽。1934年8月,他安排全体德国国防军官兵宣誓:“我在上帝面前作此神圣的宣誓:我将无条件地服从德国国家和人民的元首、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阿道夫・希特勒;作为一个勇敢的军人,愿意在任何时候为实行此誓言不惜牺牲生命。”1944年3月,那赫赫有名的沙漠之狐隆美尔和一些积极的陆军元帅又在给希特勒的第二份效忠书上亲自签名。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损失了二百万士兵,但其中只有十位将军。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却是另一番表现。英国历史学家戴维・欧文这样写道:“实事求是地说,有数以百计的将军就是由于他们盲目地服从自己的誓言,不顾显然无望的局势而在战斗中送命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希特勒挑起了战争。希特勒掌握着德国的方向盘,就是开向悬崖,德国也无人能够阻止。除了去世、谋杀、政变,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使希特勒下台。纳粹德国没有改弦易辙的内部机制。希特勒想要大炮不要黄油,他可以使德国人都不要黄油而只要大炮。这种制度是一条道走到黑的制度。这样一个国家,就是想不疯狂,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当然,德国发动战争之初的流血征服,也确实让多数德国人兴奋了一阵子。德国军队只花了五个星期的工夫,就开进了夙敌法国的首都巴黎,比俾斯麦打败法国拿破仑三世、进逼巴黎的时间还要短。1940年6月22日,法国签署了投降书。在同一节火车车厢里,1918年11月11日,德国曾签署了战败的停战协定。在现在的德国看来,这自然是“洗刷凡尔赛耻辱”的成就。希特勒被当成“所有时代的最伟大的统帅”而得到德国人的欢呼。再想想看,自从1939年9月战争爆发,直到1942年11月英美军队在北非的阿拉曼战役中大败德军之前,英国军队可是战无不败。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希特勒的德国是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在一般民众的眼里,这都是德国扬眉吐气的有力证据。

但是,德国紧接着就是大难临头。1943年2月,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惨败。这成了战争的转折点。从此德国军队开始全线退却,可它依然在大谈“最终胜利”。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最后,希特勒重复了威廉二世的悲剧。希特勒发动战争非但没有拓展德国的“生存空间”,而且丧失了领土,德国还被一分而二。当然,希特勒本人最后一刻也没有屈服,可1945年德国的城市却躺在一片瓦砾之下。英国工党政府在给下议院的一份报告中称,柏林的瓦砾即使每天清除100吨,也要30年才能清除干净。而根据《纽约先驱论坛报》的报导,拥有43万人的德国杜塞尔多夫市这年冬天定量供应的衣服,只有26套男装,15套童装,33件成人外衣和两条毛巾。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德国的历史告诉世人,国家的崛起,也有可能变成独裁者冒险的本钱。崛起如利器。如果不是驾驭得当,就会害人害己。德国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出现两次这样的悲剧。从1871年1月18日俾斯麦在凡尔赛宣布德意志帝国的诞生,在不到五十年的时间里,1914年的德国已经成为欧洲军事和经济最强大的国家。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苦心经营获得的是崩溃、废墟和死亡,它不但没有得到“阳光下的地盘”,倒是丢掉了东普鲁士和阿尔萨斯、洛林。1930年4月3日,德国的一份报纸就这样写道:“战前德国曾有540858平方公里疆土……如今已减到472082平方公里。”

希特勒重复了威廉二世的悲剧。纳粹德国的崛起,成了一种危险,一种具有世界影响的危险。鲜花结出了苦果。除了国际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之外,仅就德国内部而言,缺乏有效制约希特勒滥用国力的机制,是德国崛起成了世界性祸害的重要原因。

德国的历史表明,国家需要发展,但为了发展崛起不能不择手段。否则,富强一旦成了简单的无条件追求,那不但是一种国内危险,也是一种世界性的危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