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宠爱的5个女人 “二英”大战中南海(图)


为了让宋祖英高兴,江泽民没少花国库的巨款。图为宋祖英2012年6月在伦敦参加音乐会的扮相。
为了让宋祖英高兴,江泽民没少花国库的巨款。图为宋祖英2012年在伦敦参加音乐会的扮相。(图片来源:Cmglee/wiki/CC BY 3.0)

江泽民好色、淫乱,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曾有一则流行甚广的小道说法,说江泽民宠爱5个女人王晓棠宋祖英李瑞英、陈至立、黄丽满。其中,李瑞英、宋祖英“二英”曾大战中南海……

王晓棠

王晓棠,50年代她在《英雄虎胆》中演女特务阿兰,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意欲勾引解放军打入敌人内部的工作人员。

王晓棠是江泽民年轻时的梦中情人,是他刻骨铭心的梦想。即使到了老年,江泽民仍然念念不忘王晓棠几十年前扮演过的金环、银环形象,江泽民就任中央军委主席后不久,就亲自去王晓棠所在的八一电影厂视察,主要就是为了去一睹他年轻时梦想的她。此后,江泽民每年总要设法与王晓棠见几次面,谈工作,也谈电影。在江泽民的“关怀”下,王晓棠从演员升任为八一电影厂的副厂长、厂长,并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王晓棠是幸运的,因为她有江泽民的“关怀”而平步青云,王晓棠更是自律的、孤傲的,她并没有对江泽民的抬举显出过于的热情。

而另外几个女人与王晓棠就截然不同了,据海外奇书《江泽民其人》披露:

宋祖英

“有事找大哥”

宋祖英本是湘西苗家一个普通贫户女子,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挑选上中央民族学院音乐舞蹈系。又一次偶然的机会,在1991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她怯生生地演唱了一首《小背篓》。歌儿唱得没有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但化妆后的宋祖英特别抢眼,演唱时已被爷爷辈的江泽民相中。

随后,宋被军委主席江泽民调到了解放军海政歌舞团,成了一名少校文艺官。海军政委司令过去要见江泽民很难,后来发现江经常喜欢到海政看演出,每次一定要特地加上宋祖英的节目。演出后上台握手时江泽民攥着宋祖英的手不愿撒开,两只眼睛直勾勾望着她,好像要把她吞进去似的。渐渐大家琢磨过味来了,每次江来时,都让宋祖英作压台唱,对她的生活和提级格外照顾。

有一次演出完后,江泽民在与宋祖英握手时偷偷递给宋一张小纸条。因为当时人多,宋接过后没敢看,就装进了口袋,回去后打开,看到纸条上写着:“以后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帮助你解决任何事情。”这纸条上所说的“大哥”,就是江泽民自己。宋祖英后来春风得意时把纸条上的这段话告诉了别人。

江泽民为了与宋祖英秘密来往不受干扰和外传泄露,就让宋和丈夫离了婚。宋离婚后就住在海政的招待所里。之后江泽民经常在晚上到该招待所与宋聚会,来时相当保密,随从警卫防备很严,不许外人接近。而且每次来的车子都换新的牌照,使人认不出是江的专车。江下车后就迳直到宋室。对于江、宋在招待所幽会,该所的人只当没看见,内心则大为恶心反感。后来一位有正义感的老干部把江、宋的事情向有关上级领导作了反映,可是反映者却反而受到了监视,电话被监听。

1966年8月1日生于中国湖南省古丈县的宋祖英,比1926年8月17日出生于江苏省扬州的江泽民整整小40岁。按年龄算来,江泽民足可以做宋祖英的爷爷。为了掩盖江宋的淫乱丑事,宋祖英的前夫、“大哥哥”罗浩从此要扮演一个非常尴尬的角色。有的时候当记者采访宋祖英时,罗浩要提前到场,但宋不许他接受采访,也不许他旁听自己受访,而是把他推到套间里去。有位采访记者认为,宋祖英的这种做法无非是想辩解自己的离婚传闻。

中南海红卡

宋祖英在中央电视台的演出、播出有特权,唱什么歌,一切由她自己决定,中央电视台的任何导演、领导和中宣部等上级部门均不得过问。江泽民还要求央视在转播宋祖英的演唱时,不许中途把镜头扫向台下老干部,以保持这个节目绝对的完整性。

2002年夏天,宋祖英到四川某城市举办专场演出。经江泽民的亲信、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批准,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给宋祖英以副总理级以上的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享受的一级警卫待遇。

这次演唱会,四、五万名观众的体育馆挤得座无虚席,都要来看江泽民的小情妇。宋祖英演唱的歌曲中,有一首湖北民歌《龙船调》,唱词中夹有对白:“小妹子要过河,哪个来背我哟?”结果,她演唱到说这句问白时,台下几万名观众竟齐声应答:“江爷爷来背你哟!”宋祖英下不来台,但也不能罢演,因为几万名观众是花钱买票来听歌的,只能硬着头皮演唱下去。唱到第二段,等宋祖英又说出这句问白后,台下几万名观众又应声如雷:“江爷爷来背你哟!”气得她当晚回到宾馆哭红了眼睛。第二天,宋祖英就飞回北京向江泽民告状。江很生气,下令四川该市的市委书记彻查此事。可如今的市委书记也学会做官了,不愿为这事得罪老百姓,拖了几天,给中央有关部门回话说那天晚上演出时,市电视台和公安局都有现场录像,可镜头都是对准台上,没有对准台下,所以无法从几万名观众中找出“滋事分子”……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宋祖英还有自由出入中南海的特殊通行证“红卡”。1997年一天,一位借调到北京的女歌手乘坐宋祖英的车一同去中央台录音棚录小样,在车上这位女歌手无意中打开工具箱,赫然发现一张“中南海红卡”,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女歌手肚子里搁不住事,不久此事就传遍总政歌舞团,以至于解放军系统、广电系统的一些文艺部门多次召开干部、党员、群众会议,要求有关人员“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并将此作为一项政治纪律,要求必须严格遵守。那位女歌手不久即被所在单位遣回原籍天津。有消息说,回天津不久后,她就被人从凉台推下楼灭了口。

国家大剧院

为了让宋祖英高兴,江泽民没少花国库的巨款。

宋祖英一句话要到澳大利亚悉尼开个人演唱会,江泽民马上拨款数千万元人民币给海军,让宋祖英在澳大利亚和奥地利扬名。最奇怪的是,宋祖英是民歌手,她所演唱的民歌需要民族乐器伴奏,需要中国人的合唱团伴唱,但她在悉尼演唱会的伴唱都是连中国字都咬不清的外国人,伴奏用的都是西洋乐器。一个民歌演唱会台上只有她一个人是中国人,显得不中不西、不伦不类。2002年韩国世界杯开幕,主办方要求派名家去演唱,结果中国派出的是不够档次的宋祖英。尴尬的是,韩国给所有演唱的名星都付了很高的出场费,唯独没付给宋祖英一分钱。

江泽民还曾经花千万元给宋祖英出首张精选DVD碟,于2002年农历新年前夕在全国上市。

江泽民讨宋祖英欢心的最大一个礼物则是国家大剧院。

2001年12月13日新华社对外宣布,国家大剧院正式开工。国家大剧院位于北京人民大会堂西侧,占地11.8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4.95万平方米。大剧院主体工程总投资26.88亿元,外围工程由北京市投资8亿多元,建设工期4年,建成后正式营业尚需开办费3亿元。大剧院整个项目共需资金38亿元,差不多是过去15年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海内外捐款总和的两倍,可以资助500万贫困学生受到教育。

从立项开始,有关国家大剧院的纷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无论从哪个角度,也没有一个专家认为有修建大剧院的必要,他们对此项目表示强烈反对和抵制。有学者明确指出,在下岗工人和民工的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前提下,完全没有必要花费三十多亿人民币修建这么一个浩大的消遣工程。况且担任设计的是法国机场设计师安德鲁,他从来没有设计歌剧院的经验,而他主持设计的法国戴高乐机场候机厅在2004年5月23日发生屋顶坍塌事故,造成6人死亡,多人受伤。法国巴黎检控官办公室5月29日表示,负责设计戴高乐机场新翼客运大楼的总建筑师安德鲁涉嫌在赢得中国北京国家大剧院投标过程中舞弊,法国当局2003年7月开始进行初步调查。

建筑专家指出,从文化上考虑,大剧院给人的印象恰如外星人的巨大飞碟,降落在中南海的门口。什么文字也不用写,就能看出这是个天大的错误和笑话,与北京六朝古都的文化传统完全不般配。此外,从实用性考虑则问题更多。加拿大皇家建筑学会院士Michael Kirkland称此设计将“建筑语言和基本科学规律都倒到沟里去了”:这是一个功能性非常强的建筑物,但设计人把它当作一个艺术品来做,大错特错,上面加了盖子,房子套房子,是在屋中打伞作茧自缚,结果需要高大空间的舞台上不去,要向地下挖六至八层楼,这是全世界建筑界有史以来最荒谬的大笑话。

国际权威性建筑专业杂志英国ARCHITECTURE REVIEW1999年1月号更以社论“无法无天”(OUTRAGE)尖锐地批评法国建筑师设计的北京国家大剧院,直斥其为“完美的粪团”,与北京城中心和其它任何现有建筑完全不协调。

对于大剧院的整个造型,有人说,从空中鸟瞰下来,大剧院就像“一口痰”。但江泽民却欢喜得不行。库恩在《江泽民传》中说,“江喜欢站在中南海的南端赏月并观赏南海映月的美景,从这里沿着水面望去,可以看见这座美不胜收的大剧院款款落成。”事实上,世界著名建筑家贝聿铭所担心的正是从故宫能看到大剧院,因为这完全打破了古建筑群的和谐格局。

大剧院最遭人诟病的是其外表看起来像一个“大坟包”,它的地下入口,就像是一条墓道。安德鲁安排了从水底下走入大剧院的通道(100米),所以观众得先钻下去走过一个水下隧道,再走上去。这像是在穿过坟墓的积水。

民间有人说,中国的中心是北京,北京的中心是天安门广场,广场的中心是个坟包。号称讲究风水的中国人居然在中国最中心的地方造个坟,让故宫和大会堂都是“开门见坟”!还有比这不可思议的事情么?风水专家认为,“大坟堆”毁坏了北京的精妙布局,将先人循五行、五帝、四方四象之方位设计彻底破坏,倒阴为阳,使京城从此为阴尸气所罩。但有人说,这种格局有利于阴类在阳间猖獗。江来历特殊,据传与阴类有关,这或许是这个耗费巨资而又丑陋无用的愚蠢工程得到江泽民如此青睐的原因之一。

此外,大剧院面临光污染、维护清洗以及每个月高达400万元的耗电问题等等。而中国现在缺的就是电,有钱也买不到电。国内有140名两院院士及114名知名建筑师、规划师及工程师,曾分别联名上书中央请求撤销法国建筑师安得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方案。

江泽民当然不会管科学家们是怎么说的,宋祖英高不高兴对江来说更加重要,因此这个项目还是执意上马完工,以至于有人戏称这是江安置宋美人的“国家大妓院”。

宋祖英也为维护江泽民的统治使尽浑身解数。她所演唱的都是为中共和江泽民粉饰太平的歌曲,诸如《好日子》、《越来越好》、《继往开来的领路人》、《永远跟你走》之类。

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也都清楚讨好宋祖英比江泽民更加有效。海政的将军们对这位“小战士”呵护备至,唯恐照顾不周。有一次海政歌舞团要到西藏演出慰问当地驻军,演员名单上有宋祖英的名字。海军领导发话说:“宋祖英不能去。西藏高原苦寒,小宋要出什么事,我们对不起总书记。”

李瑞英

“二英”大战中南海

在江宋苟合之前,江泽民还有个有夫之妇的情人、中央电视台的女主播李瑞英。此女相貌平平,但会故作媚态,每年政协会议都缺不了她。李瑞英有几年是江泽民出访时必带的中央电视台女主播,白天在电视上当传声筒,晚上给江泽民摆脱寂寞。一次在江泽民出访时,李瑞英采访江泽民的画面在中央电视台晚间的新闻联播中播出,观众议论纷纷,说李不像是在采访,倒像是在撒娇。

李瑞英自1986年起在中央电视台当主播。当年“六四”学潮开始时,舆论一面倒地支持学生,李瑞英也显得支持民主,大义凛然。戒严令一颁布,李瑞英马上改换态度,显得对学潮义愤填膺。当时央视主播杜宪和薛飞拒绝与专制合作屠杀学生,在播音时杜宪泣不成声,后来二人都被停止了主播资格。而李瑞英继续为中共做喉舌,人品实在不值一提。

自从江泽民给宋祖英手里塞了“有事找大哥”的小纸条,宋祖英有了尚方宝剑,就有恃无恐起来。有一次在江泽民出访东南亚前,她和李瑞英在中南海里撞了车,宋以死相逼要江泽民把李瑞英立即赶出去,并且保证永远不来往,就是带李瑞英出国做电视报导都不行。宋祖英说: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据说,争风吃醋中,江泽民不出声,这等于是默许。李瑞英嚎啕大哭败阵而去。从此江泽民出国再也看不见李瑞英随往,央视干脆取消了播音员出镜,只在播放江泽民的新闻片时加旁白。

在2003年重新选举政协领导人时,有一位政协委员投票时将宋祖英的名字写入“政协副主席、秘书长”另选人名单中,当宣票员读出,“宋祖英(歌星)一票”时,台下爆发出意味深长的哄笑声。有意思的是,紧跟在宋祖英之后念出来的是:“李瑞英一票”,台下的人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挤眉弄眼使眼色。代表也知道,选谁自己根本做不了主,那就干脆拿江泽民寻开心。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辰君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