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 战俘回中共国受到的“特殊待遇”(图)

2020-10-28 01:01 作者: 二大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朝鲜战争中的“志愿军”战俘赴台。(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根据“志愿军”和联合国军达成的协议,双方战俘按照自愿的原则选择去向。被俘的21825名“志愿军”中,14715名选择去了台湾,选择回国的战俘共三批7110人。这些战俘归国后,仅有极少数得到转业安排工作,其他人一律复员。大部分人被遣返回乡并在档案中注明“控制使用”,有一些因为“特务”罪名被判刑。

吴成德是“志愿军”第180师原政治部主任,是战俘中官阶最高的。1951年2月,180师入朝参战。仅仅三个月后,在朝鲜北汉江一带被联合国军三个师包围,近5000官兵被俘。

吴成德为了带着伤员一起走,行动受阻,没有能够顺利突围,只能带着剩下的少数人躲在敌后打游击。14个月后仅剩下3人,最终弹尽粮绝于1952年7月10日被美军俘获。在战俘营中,台湾方面极力争取他,但他坚持回国。

归国后吴成德被审查长达2年,最终被开除党籍、军籍,安置在辽宁省盘锦农垦局大洼农场。吴成德后多次申诉,要求老领导接见,陈述冤情,皆未能实现。高层曾有言:“问问他,为什么活着回来?”为此吴成德患上轻微精神分裂,言谈举止一度失常。

在农场干了22年后。吴成德才得以携家人于1975年回到老家山西的运城市安家。1982年组织宣布对他平反。他说:“我对党组织、对祖国问心无愧,恢复我的级别和待遇是应该的,我的意见,党籍就不必了。”

杨玉华是归国战俘中唯一的女兵,时年仅有16岁。她从小失去母亲,是被外婆养大的。她瞒着外婆悄悄入伍后,在180师当护士。入朝参战不久因为被包围,负伤的杨玉华被搜山的韩军第6师俘获。

杨玉华被俘后,美军将她送到位于釜山的专门关押朝鲜女战俘的收容所,直到1953年8月归国。

回国后杨玉华被审查了将近一年,才得以返回四川内江当了一名老师。文革中,她的丈夫——同样是归国战俘的刘英虎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被重判20年,她被逼离婚。因为朝鲜的经历,杨玉华自己也没有躲过冲击,文革中曾被整天挂牌子跪着晒太阳,从此不敢轻言自己的参战经历。

于杨玉华同期的女战俘中,另有63名女战俘选择去了台湾,这批人受到了宋美龄的接见。宋美龄对她们说:你们基本都是农家女儿,要趁年轻抓紧上学,学些知识和本领。后来,这些女战俘大多学习护理和剪裁,在台湾嫁人。

180师539团的战士丁先文,自己是从国民党军队投诚过来的。他的父亲,在抗战中曾是国军中校。无限忠诚的他在战俘营成立了“共青团敌后斗争小组”,号召战友不要去台湾。曾经有一个来劝降的台湾军官对他说,你回想一下,按党章和军法,哪一条规定可以当俘虏……你和父亲还是国军出身,还会要你吗?

他痛哭过后,依然拒绝。

因为这层背景,他的经历更为困苦。1957年的反右斗争中,丁先文向组织坦诚了自己被俘的经过,结果被当即定为“隐藏下来的投敌叛国分子”,当做典型批斗。丁先文大哭:“我经历九死一生斗争才回到祖国……怎么又揪斗呢?”

丁先文随后被当做“美国特务”,以“叛国投敌”之罪名开除公职,关进监狱。此后漫长的岁月中,他为此先后4次坐牢,狱中度过14年,出狱后又被管制6年……

张泽石是极少数参加了朝鲜战争的知识份子。他1946年考取清华大学物理系。1947年即加入地下党,后来还参加过国共内战。

1951年5月,时任180师宣教干事的张泽石在第五次战役中撤退不及被俘。因为张泽石会英文,他在战俘营中担任战俘总代表与翻译,负责与美军谈判和沟通。当时战俘营中原出身于国、共两军的人对立严重,爆发多次冲突。张泽石曾经带头拚死阻止对方升青天白日旗。为此被美军囚禁在巨济岛最高监狱。

1954年,张泽石与其他俘虏被遣送回中国大陆,审查后被定性为“有武器不抵抗被俘”和“为敌服务”,开除党籍、军籍。反右斗争与文革中也没有逃脱磨难,直到1981年平反。

张泽石此后写了30万字的回忆,反思自己这段经历。同时还采访了很多当年去台湾的战俘,两方的命运对比,让他感慨万千。他在2011年出版的《我的朝鲜战争》中写道:“那场战争有那么多疑问一直困惑着我:谁是发动战争的真正罪魁祸首?”他晚年甚至认为“那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

鲜为人知的是,美军战俘中,也有留在中国的。

朝鲜战争结束,先后有21名被俘美军和1名英军战俘拒绝遣返回国,选择在中国居住,但喧嚣过后,最终只有一名叫做温纳瑞斯(James Geogre Veneris)的战俘一直留在了中国。

温纳瑞斯来自宾西法尼亚州匹兹堡,在战俘营中被特别优待,在“志愿军”普通士兵供给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作为战俘的他每天都能吃上鲜面包、鸡蛋和肉。来到中国后,温纳瑞斯被授予“国际和平战士”称号,后入读中国人民大学,此后定居山东济南,在山东大学教授英语。在文革中他一度遭到冲击,但在高层的保护下得以幸免。他先后三次结婚,育有4子2女。

晚年温纳瑞斯积极要求入党,但未能如愿,直到2004年去世。

1980年,74号文件《关于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问题的复查处理意见》终于发出,为大部分归国战俘恢复党籍,给予平反,落实政策。

成都籍的老兵李正文、李正华两兄弟当年一同参战,一同被俘,又一同回国。回国不久,无法忍受批斗的兄弟俩一度躲进岷江原始森林,过着野人一般的生活。1982年落实平反政策的时候,当地武装部的两位干部想请李正文写份自传,作为宣传材料。要求李正文去武装部一趟。

李正文当时并不在家。回家得知消息,以为新一轮运动已经开始,当夜悬梁自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