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主义”+“爱国主义”:中共的奴化模式剖析(图)

2020-10-13 10:21 作者: 百家姓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每逢中共国的“十.一”国庆节(实为中华民国的“国殇日”),我们都在耳濡目染那种铺天盖地的“爱国”喧嚣。中共大力推行的“爱国主义”教化运动,是以“集体主义”为核心元素的奴化模式的外在表现。剖析和解构这种奴化模式,对于认识中共打造的现代奴隶制,具有重要意义。

(一)
在共产集权国家,都普遍存在着一座锻造和教化奴隶的大熔炉—— “集体主义”。在中共国,“集体主义”是作为经济公有制和政治独裁制的理论基础而大行其道。在这座大熔炉里,奴隶们经过各种工序的加工,被彻底剥离了独立人格和主体意识,成为一具空洞的躯壳和皮囊。经过长年的教化,奴隶们已经习惯于在“集体”框架下的思维和认知,因而他们最喜欢将“祖国”、“人民”、“民族”这类集体标签往自己身上贴,哪怕自己穷得响叮铛,也发自内心的为国家的“富强”而自豪!然而,他们从来不扪心自问:“人民”究竟是谁?“国家”究竟是谁的?“民族复兴”与他何干?

经济学家许小年先生说过,我只见过张三、李四、王五,从未见过“人民”。中共将虚拟的集合概念“实体化”,是它的洗脑宣传中一贯釆用的伎俩。比如“祖国”这个虚拟概念,被中共的宣传策略做了巧妙的拟人化加工(“祖国母亲”),将它置换成一种貌似具体的、鲜活的、似乎看得见摸得着的“伟大实体”。中共就利用这个“实体”的舞台,在潜意识层面不断挑逗、撩拨和操控奴隶们对这个实体的认同,从而在奴隶们心中塑立起一尊为之敬仰、膜拜、自豪、激动、哽咽、热泪盈眶的精神偶像来。

奴隶们心中一旦树立起“祖国”这尊精神偶像,就衍生出一种似是而非的奇妙关系,这种关系有一个著名的表达公式:离开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这个公式最早来源于纳粹德国戈培尔的发明。它的荒谬在于:将个人的实体概念与“祖国”的虚拟概念混淆在一起,将个人与历史的关系偷偷置换成儿女与母亲的关系,而独裁政府又总是以“祖国”的代表自居,从而让每个奴隶都背上必须与祖国(实际上是独裁政府)荣辱与共、不得背叛祖国的沉重枷锁。个人就这样被“祖国”所绑架了。

中共酷爱玩弄“祖国”、“人民”、“民族复兴”这些概念,其目的在于,让民众在教化中不知不觉地走入“集体主义”的奴化路径。由此,“集体主义”的毒素就沿着中共政治制度的框架,渗透到社会心理的各个层面,如“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全国一盘棋”、“有国才有家”、“大河有水小河满”、“集体荣誉高于一切”等等,当个人在集体中被剥夺得一无所有后,中共再向空壳化的个人注入“爱国主义”的激素或“民族复兴”的兴奋剂。这个路数清楚表明,中共奴化模式的总体特征可以概括为:以“集体主义”为内核,以“爱国主义”为外在标签和表现形式。通过这种奴化模式教化出来的奴隶们,都带有精神分裂的特征:一方面他们在“集体主义”中遭受奴役,另一方面他们在“爱国主义”中扮演主人!

中共就是这样运用“集体主义”的工具,不仅掏空了奴隶们的思想和灵魂,而且彻底模糊了奴隶们的身份意识,并让他们长期麻醉在“主人翁”的幻觉里,心甘情愿地去为中共充当炮灰。英国著名作家阿司道.赫胥黎曾尖锐指出:最完美的奴隶制,就是让奴隶们以为自己是主人。

显而易见,用“祖国”、“人民”这类虚拟集合概念来湮灭个人的独立人格和主体意识,用所谓“集体”的荣誉感来扼杀个体的自由和权利,这正是中共长期运用“集体主义”来洗脑奴化的核心秘密所在!

(二)
丧失了主体意识的个体,本质上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这种动物性的个体在精神上的贫困,必然导致他们只有在拟人化的集合概念的偶像崇拜中,才能找到依附的归属感和安全感。所以,用“爱国主义”、“民族复兴”来驾驭空壳化的奴隶们,是中共屡试不爽的重要法术之一。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奴隶一看见升国旗就鼻子发酸、泪流满面的缘由—— 他们已经被驯化成巴甫洛夫式的条件反射了。

如果要透彻认识中共的这种奴化机制,就必须弄清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是“集体主义”(而不是别的)会成为共产制度奴化民众最有效的工具之一?

那是因为,只有将民众驱赶进“集体主义”的制度囚笼和精神牢笼里,独裁者才能将那些千差万别、自由散漫的个体,统一禁闭在一个给定的模式中(如思想、言论、行为、服饰、价值观、生活方式等),从而在整体上实施有效的标准化的流水线式的大规模驯化,并最终消灭自由。例如,前苏联斯大林时期推行的“集体农庄”、“消费合作社”、“工业托拉斯”、“住房公社”等;中共自创的“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人民公社”、“国有企业”等,都是起源于这个奴化原理。

我们知道,独立的个体和自由的个性,永远都是“集体主义”的天敌。圏养的猪群比散养的猪群更加温驯,也更容易管理。在中共的专制环境中,“集体主义”就是对社会人群的猪圈化管理。不可否认,中共用集体意识来捆绑、凌驾个人,用整体的驯化来杀灭个体的独立性,再用“爱国主义”的情操和“主人翁”的角色,来混淆奴隶们的身份意识,麻木奴隶们在生活中的疼痛感,这种双管齐下的奴化模式不仅隐蔽而且高效,是集历史上所有专制制度的奴化方法之大成者!

更重要的是,中共的这套奴化模式,为中共的非法政权提高了合法性含量。因为这套奴化模式隐藏着一种设计得很精巧的内在逻辑:由于政权在我党手中,我党是国家和人民的领导者,只要在奴隶们的大脑中植入“爱国”、“爱人民”的基因,在他们心中一直煽动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主人翁”意识,他们自然而然就会认同和服从我党的领导,自觉维护我党的统治,这是顺理成章的必然逻辑。换言之,“爱国主义”成了中共攫取统治合法性的重要桥梁,中共狡诈地通过隐蔽的逻辑转换,从“爱国主义”过渡到合法性。

在这里,我们看到,中共通过打造这条隐蔽的逻辑链,将奴性与奴役,奸诈与愚昧,实现了天衣无缝的重合与绝配。就像陈寅恪大师所说的: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网站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