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员大规模主动投案 学者析三大原因(图)


从官员自杀成风,再到近年大量出现高官主动投案自由,这背后有什么玄机呢?
从官员自杀成风,再到近年大量出现高官主动投案自由,这背后有什么玄机呢?(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0月5日讯】从官员自杀成风,再到近年大量出现高官主动投案自首,这背后有什么玄机呢?熟悉中国政情的旅美学者张杰撰文分析了当中原因。

张杰发表在《议报》的文章称,现在中国老百姓都不敢在政府大院附近溜达,不是怕警察,而是怕被砸。因为官员跳楼太多,说不定市长、书记大人就会从大楼呼啸而下。这些官员平时胡吃海喝,大都肥胖,身体沉重,砸到谁谁亡。

但为什么中共官员自杀成风呢?经济学家汪丁丁曾认为,官员自杀是因为他们觉得继续活着的成本太高。但张杰认为这个解释违背人性,因为人都贪生怕死,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只要有一线生机,谁都想求生。于是近年中国官员跳楼率开始直线下降,主动投案率直线飙升。

文章盘点说,据中共官媒,近年来,各地向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的官员人数呈现大幅增加态势,投案正从“现象”变为“常态”。而今年1月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共有10357人主动投案。

今年9月28日,上饶市政府副市长祝宏根主动投案。进入9月以来,已出现多名厅局级以上干部主动投案,主要有: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云南省文山州政协原副主席陈晓华、陕西省公安厅二级巡视员雷雨、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副巡视员刘维德、云南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向日炎等。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文国栋主动投案。

前河北省政协副主席艾文礼是监察法实施后首个主动携赃款赃物投案的省部级干部。2019年4月18日,苏州市中级法院对艾文礼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官方通报中首次使用了“提出减轻处罚的建议”的表述。

而前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是第一个投案自首的省部级一把手。2020年9月10日秦光荣受贿案开审,被控受贿2389万余元。秦光荣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张杰认为,中共的腐败官员都是被“揪”出来的。究竟是什么驱动原本“安然无恙”的他们,主动投案呢?官媒称是反腐败高压态势的持续震慑等原因所致。但张杰认为,这个观点显然不能解释中国官员贪腐越演越烈的现实。

张杰文章认为有三大原因,一是官员避险与纪监委的生财有道。

据2019年7月中纪委印发的《纪检监察机关处理主动投案问题的规定(试行)》,规定主动投案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这对官员是最重要的。

张杰举例,2019年5月19日晚11点,官方发布,前证监会主席、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主动投案。官方通报提及其公开发表不当言论,缺乏政治警觉和保密意识。张杰认为,刘士余投案应该不是因为贪腐,而是“公开发表不当言论”因言获罪,得罪了中央领导。据媒体分析应该是他的言论得罪了习近平。刘士余是王岐山的爱将,在王的暗示下,他主动投案,获得从轻发落。后来,刘士余果然只是受到留党察看二年、撤职处分。

现在自动投案已成为纪监委的生财之道。他们一旦发现官员贪腐或其他蛛丝马迹,就会将消息透露给官员,官员主动投案,获得从轻处罚。事后,纪监委官员自然赚得盆满钵满。自动投案对官员而言,还可以避重就轻,转移视线,掩盖主要犯罪事实。纪检委官员也需要反腐败业绩,官员主动投案比事后抓捕更能显示中共反腐败的力度。

第二个原因是集体作案、集体投案,法不责众,集体保全。

张杰文章认为,中共对官员贪腐处罚严酷,官员们不得不抱团取暖,联手作案。一旦有官员被发现贪腐,就会出现官场塌方。相关官员联合主动投案,利用法不责众,最终集体保全。

文章举例,2019年6月19日,四川省遂宁市新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建培到遂宁市纪监委,主动交代了其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项目招标、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承包商贺某等人谋取利益,先后34次收受他人所送现金122.5万元的问题。其他官员见张建培主动投案,于是河东新区29个官员也相继主动投案。后张建培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遂宁市经济开发区原党工委委员张光宝插手工程项目招标谋取利益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查处,该经济开发区就有34人相继主动投案。

第三个原因是被迫害妄想。张杰说,有一部分官员主动投案是因为恐惧,以至于出现心理障碍,往往做出过度反应。这是因为中共的潜规则就是官员在位时纵容其腐败,一旦查处就下死手,置于死地而后快。

文章指出,落马官员的命运比普通民众悲惨得多。在习近平以反腐败的高压下,没有一个官员是安全的,他们长期处于恐惧之中,不知道哪天会祸从天降。

文章还说,中共官员现在有“五怕”:“一怕上班,怕路上被带走;二怕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三怕办公室敲门,怕进来的是纪检监察干部;四怕电话铃响,怕通知‘到纪委来一趟’;五怕回家,怕进小区门迎到纪检监察干部。”每个官员都无法肯定早上走出家门,晚上是否还能平安回来,所有人都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天长日久,恐惧就变成了被迫害妄想。

文章举例,8月16日晚间,年仅58岁的中国铁道设建筑集团董事长陈奋健跳楼身亡。6月24日至8月15日,国资委党委第二巡视组入驻中铁建。陈奋健是在巡视组结束工作的第二天跳楼的。知情人士称,8月13日巡视结论已经做出,完全没有涉及陈奋健的问题。

张杰认为,既然巡视组报告根本没有涉及到陈奋健,他为什么要自杀呢?陈奋健很有可能是因恐惧而被吓死的,演绎了一起极权政治下的乌龙事件。而这些事件的发生,也逼使更多的官员愿意选择主动投案。

文章最后总结认为,中共官员主动投案并不是中共反腐败的重大成就,而是腐败的升级,也是纪监委的生财之道。纪监委官员还会通过通风报信谋取巨额利益。官员贪腐牟利,纪监委官员从贪腐中分赃,可谓蛇鼠一窝。在中共体制下,反腐败运动已经走到尽头,同时制造更大的腐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