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军善待旗人少女和南京烈女黄淑华的事迹

2020-06-07 02:07 作者: 史鉴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名满族旗人女子晚年自述,15岁时太平军攻克杭州城,其父毓麟为杭州驻防旗人佐领,自杀殉国,自己仍然受到太平军的善待和保护;等到湘军攻占杭州,湘军强抢这位旗人少女,牵她衣服哀哭的保姆被湘军杀掉,这位旗人少女被湘军掳到军营中强暴:

“济南逆旅,有浣衣妪,年六十余矣,无儿无女无亲族,时时来逆旅中,为客浣衣自给。尝自述生平,为浙驻防旗人。父曰毓麟,尝两署佐领,生二子三女,妪其季也。两女皆嫁,二子亦宦京师,妪独依父膝下。年十五,母卒,自以父年老,矢不复嫁。已而洪杨难作,忠王李秀成克杭州,驻防旗兵多死。妪父自缢不得,而外兵至,执以见忠王。忠王问能降否?曰不能。问愿去否?曰不愿,愿就死。忠王曰:“善。”乃解带经于堂。忠王嗟曰:“好男儿不可以亵。”命军中敛而殡之于佛寺。先是,城陷之际,妪知父必死,亦自投于井,而保姆援出之,匿妪于外舍。父既死,忠王闻尚有一女,乃榜求之,遂得妪。忠王命为父成服,且给以薪米。盖当时诸殉难之家皆有之,不独妪也。是时忠王部下,皆奉令惟谨,莫有敢犯者。未几而湘军下浙,所至焚掠一空。妪与保姆方坐灶下,湘军猝来,拥之以去。保姆牵衣哀哭,兵怒,白刃一挥,而人仆矣。妪骇恸而晕,亦不知身诣何所,久之少苏。是夜有湘军将官强污之,盖萧姓营官也。”(史料《太平天国野史载余》)

16岁的南京烈女黄淑华自记全家5口被湘军残杀,自己被掳的惨况:

“被掳出南京的成千上万名年轻女子下场如何,今所知无多,但至少有名女子为城陷后她个人的遭遇留下记录。她名叫黄淑华,十六岁。她说,士兵上门,“杀二兄于庭,乃入括诸室。一壮者索得予,挈以出,弟牵其衣,母跪而哀之。彼怒曰:‘从贼者,杀无赦,主帅令也。汝不闻也?’遂杀母及弟。长嫂至,又杀之。掠予行,而仲嫂则不知何往。时予悲痛哭詈,求速死。彼大笑曰:‘予爱汝,不杀汝也。’”

那名士兵把她绑起来,放上船,带她一起回湖南。他来自曾国藩的家乡湘乡,也就是曾国藩湘军乃至这整场平乱战争的发轫之地。如今,经过这么多年,曾国藩的子弟兵终于要衣锦还乡。一旦跟这个士兵回到他老家的村子,黄淑华将一辈子变成杀害他全家的仇人的妻子。有天晚上他们在客栈留宿过夜时,她把自己的遭遇写在一张纸条和一张帛上。帛贴身藏着,纸条贴在客栈墙上,然后找到机会杀了他,之后上吊自杀。”-摘自美国裴士锋(Stephen R.Platt)著作《天国之秋》,引用参考资料‘[47]《像山县志》(1874年),末卷,第26页;引于朱东安《曾国藩传》(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1),第225页。’

“(湘军攻占南京)乱兵至,杀二兄于庭,乃入括诸室,一壮者索得余挈以出,弟牵其衣,母跪而哀之。彼怒曰:‘从贼者杀无赦,主帅令也!’遂杀母及弟。长嫂至,又杀之。掠余行。而仲嫂则不知何往。余时悲痛哭詈求速死。彼大笑曰:‘吾爱汝,不杀汝也。’遂系余于其居,旋迁于舟,溯长江而上。…”(摘自《罗尔纲全集第一卷?太平天国史类(1)》)

求真史而得真鉴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