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中国”不缺陈胜,是鹅城人太多

2011-03-02 00:45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抱怨房价、暴力反抗、官贪人淫、网络封锁……“中国”太多的问题,把人变得活着还不如猪狗:思想邪毒,语言好斗。尽管民主自由的人权国家依然有公平正义问题,但毕竟还能给人生存和改善的希望。可“中国”却叹缺陈胜。是吗?

陈胜是谁?是秦朝末年第一个揭竿而起的抗暴者,他之后才有刘邦、项羽。其他朝代末年的起义都有第一个“陈胜”,例如隋朝末年的王薄,明朝末年的王二。就是清朝末年主张“兴共和”的起义,同样还是要有个出头鸟,那就是孙文。就是说,中国不带引号的时候,历朝代代有陈胜,如同代代有皇帝才子佳人一样。

问题出在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中共成了“中国”的引号,代表了“中国”,让民众将它当成了“中国”。结果真正的中国没了,从思想政治上消亡了。真正的中国人也随之消亡,存活的人越来越少了男人的侠骨、女人的柔肠,粗野的男人、胆小的女人越来越多,被德国和俄国输入的马列主义歪理邪说指导的党文化变异成了《让子弹飞》中虽然虚拟、却真实存在的鹅城人。即使在引号当头罩的“中国”,陈胜依然有,那就是张麻子,敢反抢钱抢到2010年的黄四郎。

张麻子在《让子弹飞》最后一幕振臂高呼:“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但喊了几圈,响应者寥寥无几。张麻子就是共和时代的揭竿者,首先起来挑战恶势力,给民众发钱、发枪。出于恐惧,民众乖乖地把钱扔进了黄四郎派出的马车里,民众敢怒不敢言。虽然发的枪被民众留下了,但还是没人出来。

张麻子(张牧之)在地下党员出身的马识途的小说《盗官记》里是个反国民政府的土匪,跟毛泽东(毛润之)落草为寇同时代。不过,经过可能读过《九评共产党》的姜文等人一改编,就赋予了政治寓意鲜明的反共思想,张麻子就成了当今“中国”的电影中的陈胜,黄四郎就成了中国共产党,鹅城就象征当今苏俄(苏联)化了 的“中国”,碉楼就是中共政权。由这样的解读可知:喊“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的张麻子,就是姜文通过电影造出来的反共的陈胜。

但反共的陈胜跟历代皇帝王朝的陈胜明显不同。陈胜、王薄、王二们揭竿而起时,当时不带引号、没被俄国列宁主义洗脑的中国人即刻一呼百应:陈胜起义之后,有魏咎、田儋、项粱•项羽•刘邦等响应或跟随;王薄起义之后,有翟让•单雄信、窦建德、杜伏威等响应或跟随,王二起义之后,有王嘉胤、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响应或跟随。但反共的陈胜揭竿而起之后,却在城中转了三圈都没有人出来,憎恨黄四郎的武举人、上半身赤裸者都没有马上在身后追随或异地响应。他们都是鹅城人,被俄国列宁主义洗脑,痛恨黄四郎(共产党),却更恐惧,以为黄四郎神通广大、张麻子不是对手,看不到张麻子的胜利不动脚、不出手。

在“中国”今天的随便哪个中共统治的城镇,无论县城、市城、省城,如果揭竿之后没有闻讯而起的追随和响应,张麻子那样揭竿无疑是找死,直接被中共的毫不犹豫地屠杀,间接地被民众(鹅城人)的犹疑害死。人原本就是血热而活,血冷而死。暴政下的受害者,就其血性而言是痛恨暴政并愿意追随勇士的。古人就这样正常活着。明朝末年的1627年3月,陕西大旱,澄城知县不顾饥民死活,仍然催逼赋税榨取农民。白水饥民王二聚集了数百个无法活命的农民,高声问大家:“谁敢杀知县?”得到的是异口同声地回应:“我敢。”这才有明末农民战争。可如今有人喊“散步而伺机抗议”,“中国”却并无明朝那样的群起而随之。别说“上街公然反共”有风险,就是“化名声明脱共”毫无风险,也要犹疑很久。

法轮功学员、高智晟、胡佳、杨佳、邓玉娇,其实都是当今“中国”的陈胜,特征是:坚决不跪强权,敢为人先,如同《让子弹飞》的张麻子,被强权污蔑和欺压,却做良心和良知让做的事:或维护“真善忍”信仰,或勇于声援,或挑战恶警,或护卫贞操。想想:如果法轮功学员2005年促三退的时候,凡骂过暴政的人都吴广、项羽、刘邦似的第一时间响应,每月十几万、上百万的退党退团退队,像高智晟、胡佳那样敢为法轮功辩护,中共能撑到现在吗?如果杨佳袭警、邓玉娇刀刃淫官,紧接着有千万个杨佳和邓玉娇出现(我并不是鼓励,而是想说一个理),“中国”还有警察敢欺民和扰民吗?还有淫官肆无忌惮地欺男霸女吗?也就是说,“中国”并不缺陈胜,是鹅城人把党的魔鬼行为当作神通而甘当懦夫。

这是为什么?这是极度的投机:自由民主虽然很好,但枪打出头鸟;让你先风光,你死了我活着,你赢了我分享;我比你会说,那时候我你前头。还是极度的恐惧:共产党不好惹,惹谁莫惹共产党,你打它没有核武器,你三退没啥用,傻瓜才信天灭中共。总之在“中国”,人们不怕上帝,不怕真正的神,却怕教自己不信神和骂神的中国共产党,居然将敢战天斗地的中共恶魔当成神来尊崇。

这就是说“中国”的鹅城人,以小鬼心态生活,把各地的恶势力当成神通广大的黄四郎,恐惧得不得了。这才有中共统治“中国”到如今。“中国”不缺陈胜似的张麻子,是投机和怯懦的鹅城人太多。三退脱共莫迟疑,不做鹅城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