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吕丽萍望17岁儿子戒色 让其戴戒指守戒律


意大利三幕喜剧《一仆二主》正在中戏实验剧场上演,该剧演员全部来自吕丽萍担任校长的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其中男主角是吕丽萍的儿子张博宇。
  
  谈到办学的初衷,吕丽萍始终在向记者强调的一个观念是“房子要盖在磐石上,而不是沙子上。”参加毕业大戏《一仆二主》的只有20多位学生,然而三年前进校的时候一共有40多人,这中间有的人因为家庭经济原因离开了,有些人因为无法达到学校的要求离开了,也有些人被父母转到“更好”的学校去了。说到这些半途离开的孩子,吕丽萍的话语中有掩饰不住的遗憾,“我特别心疼他们的年龄,他们把青春交给了我,我必须对他们对负责任。人都是懒惰的,尤其是这个年龄的孩子,急功近利的东西他们最容易接受,社会上又有这么多的诱惑,如果没有正确的指引,他们就会被黑洞吞噬,有的则是被短视和无知的父母耽误,想到这些孩子我总是特别难过。”

《一仆二主》是意大利喜剧之父卡尔洛·哥尔多尼的经典作品,戏剧效果非常突出,但即使是大学一二年级的学生也很难驾驭其中的角色,但是吕丽萍却力排众议,将它定为毕业大戏,同时又请来了国家一级导演王延松担任本剧的导演,吕丽萍说,“想糊弄孩子和家长太容易了,随便弄个儿童剧让他们演,保证出彩儿,但我不想这么做,到了毕业的时候,演个很费劲但又将将能够得着的戏,对他们将来发展有好处。我对他们的要求是,只要在舞台上把自己的实力水平百分之百地展现出来,我就给他们鼓掌。”
  
  张博宇刚满17岁,接受采访的时候,张博宇一直在吃金嗓子喉宝,他的嗓子完全是哑的,张博宇告诉记者,王延松导演为了这个戏提前两个月把大家拉到大兴的一个大库里排练,每天都是从早上八点排到晚上七点,里面阴冷阴冷的,演出前两天,张博宇在一次排练的间隙睡着了,结果一下着了凉。他却没敢把这事儿告诉妈妈,而是自己跑到到医院打点滴,演出一天也没耽误。
  
  子承父业、子承母业,在演艺圈里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张博宇却很反感别人这么说,“我妈一开始根本不支持我,她觉得世界这么大,干吗一家子全在一个行当里啊,选择这条路,完全是我自己的愿望,我就是喜欢。初二那年我第一次跟她提出想到群星学习,被她拒绝了,后来到了考高中的时候,我妈看我还是这么喜欢表演,就在我中考前两天答应了我。我记得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地脸都红了。”众人注意到他左手中指上戴着一个戒指。他连忙解释:“这是妈妈给我买的,戒指一定意义上代表了戒律。”当被追问妈妈希望他戒掉什么时,他羞涩地表示不能说。不过,吕丽萍随后道出了机密:“我希望他戒色。孩子到了这个年龄会想谈恋爱,但是我要求他能耐心等待携手走进婚姻殿堂的那个爱人。这是一种戒律,更是一种祝福。”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