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缅甸华族 --2005年10月10日与Win教授笔谈电谈--

2005-10-12 07:15 作者: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Win教授(Prof. Kanbawza Win ,Dr. B.T.Win)是深获众望的缅甸老学究。他曾任缅甸联邦民族民主联合政府NCGUB(流亡美国)的顾问。现任泰国清迈大学AEIOU学生院长、欧洲委员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兼任亚洲论坛的编辑顾问。Win教授的数篇锵锵有声佳文,曾在我缅甸华族的“缅甸风云”发表过。最近几天,我们发表了缅甸民主力量与众民族力量的数篇敦促联合国安理会干预缅甸的声明。为此,昨日Win教授来函来话,说安理会本周可能会对缅甸事件有所作为,他希望我们缅甸华族,用中文深入浅出地表白其思路与看法,以飨缅甸与世界各地的华族。以下是Win教授与“缅甸风云”的对话:

貌强:请问教授,缅甸事件是第一次呈交安理会的吗?

Win 教授:不,今年6月,就被美国再次提交过,可惜又被中俄两国抵制而被再次打入冷宫。缅甸问题所以一定要“破天荒”地打进安理会议程,完全因为缅甸将军们太自私自利。将军们死要大权独揽,对缅甸民主力量与缅甸众民族力量死不妥协,缅甸联邦虽三分鼎立,但三大力量无法解决自家事,因此我们不得不丢脸央求安理会,求他老人家持大棍主持公道。爱好和平的每个缅甸人民--尤其是民主力量与众民族力量,对军政府痛心绝望极了,现在个个寄厚望于联合国安理会。

貌强:为获常任理事席位,为查禁大规模杀伤武器,为反恐防恐等,大国富国们最近在联合国闹得不可开交。您有何感想?

Win教授:我感到既悲哀也不以为然。联合国当今之急,应是如何防止缅甸、刚果、Darfur等的幕幕悲剧重演,联合国绝不该容忍独裁者或无耻政客,天天在滥杀无辜的人民。

我常仰问苍天:“谁来拯救世界被压迫人民?谁来保护千千万万弱势族群?”。

貌强:联合国真的能为地球人解决重大问题吗?

Win 教授: 未必。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助手Jan Egeland感叹“Darfur已沦为世界上最侵犯人权之地”一样,缅甸其实早已是第二个Dafur,千千万万无辜的缅甸人民,老早就在受苦受难,遭遇着地狱似的迫害而天天死亡。即使联合国现在插手,那也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貌强: 联合国宪章何时制订的?怎么老听人说它部份已过时?

Win 教授:联合国宪章制订于半世纪前二战刚结束时期。当时各国痛定思痛,决心“不让我们的后代再受战争的摧残”。为了制止侵略战争,大家共同创立了安理会集体机制,拟以集体正义行动来干预国际间的冲突。国与国之间的纠纷减低了,但像缅甸、波斯尼亚、卢旺达等国的内部民族冲突、政治恶斗等,即使非常尖锐,即使无辜人民的死伤那么惨重,联合国却束手无策,坐视不管。像跨越国境的难民、土匪、毒品、爱滋病等,联合国的解决步伐也很迟缓。君不见联合国秘书长不断在叫喊:“若老指责人道不可触犯国家主权,那么,侵犯人权之事如何解决?”--这正好也说中了我们缅甸问题之要害。

俗语说:溺水者连最后一根稻草都要抓紧--缅甸人民就是这样期待联合国解放他们。1993年联合国特选Yozo Yokata教授为人权组织主席,向联合国47届大会提交缅甸问题报告,但雷声虽大、却不下雨,其结果不了了之。

貌强: 可否谈谈联合国安理会的功能与操作?

Win 教授: 联合国宪章规定:事无钜细,所有成员国都有权研讨与建议,但决定权在安理会。而安理会目前有常任理事国与轮任理事国。中国、法国、英国、俄国、美国为常任理事国,永远老大,永远拥有决定权与否决权。其他阿根庭、贝宁(Benin)、巴西、丹麦、希腊、日本、菲律宾、罗马尼亚、坦桑尼亚等,是轮任理事国。阿根庭、贝宁、巴西、菲律宾、罗马尼亚等国在今年年底,任期就满了。不论常任理事国或轮任理事国,每国都拥有一票,总共15票。常任理事国的5个赞成票加上任何轮任理事国的4个赞成票,就能决定行动,即9锤可定音也!但常任理事国5票中,只要有一国投否决票,所有14票就功败垂成,大家唯有望洋兴叹。说来话长,安理会的功能与权利如下:

1。按联合国规章制度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
2。审查国际争端。
3。判决与推荐上述国际争端的解决之道。
4。制订常规武器的计划与制度。
5。研判威胁和平与侵略事件,推荐解决之道。
6。呼吁成员国实行经济制裁等非暴力手段,以制止侵略者。
7。对侵略者采取军事行动。
8。推荐新成员国加入联合国。
9。在“战略地带”实行联合国的托管。
10。推荐秘书长给联合国大会,与联合国大会共同选任国际法庭的法官。

貌强:缅甸事件属以上哪一项?

Win教授:我们缅甸事件,若当第6项处理,则缅甸军政府仍然一如既往--巍然不动,安如泰山,谁都拿他没办法。若安理会把它归入第7项,安理会就必须采取军事行动,则缅甸民主与法治的复兴,指日可待矣!

貌强:安理会的“保护责任”,不是说问题百出吗?

Win 教授:的确问题不少。缅甸军政府在众原住民地区屠杀众原住民,甚至比某些非洲国家更惨无人道,美国认为“是可忍孰不可忍?”,欧盟认定“只该经济制裁”,东盟的亚洲价值观主张“建设性接触”,中国则高高祭起“不干涉内政”之大旗。极不幸的是:美国不理会多数票反对,对伊拉克悍然采取了军事单方面行动,但至今仍然找不到他一口咬定的大量杀伤性武器,也证明不了与恐怖组织本拉登的勾结--唉!这严重地杀伤美国的单边“保护责任”观,人人说美国师出无名,所以处处受批挨骂。

其实,安理会的主流观念仍然是--所有武力干涉都要安理会集体行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正在领导改革“保护责任”问题。

我一直认为:安理会的15理事国,都应牢记自己代表着世界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少数国家或五强的利益。

直至今年6月份,中国与俄国两强还在使用否决权,拒绝把缅甸问题呈交安理会表决。俄国代表 Konstantin Dolgov 阻止安理会考虑美国代表 Gerald Scott建议安理会讨论缅甸的严峻问题。唉!俄国全然忘却安理会必须为世界受苦受难的人民服务。

貌强:缅甸各族的团结相处,问题大吗?

Prof. Win: 缅甸各族不能团结互助,主要是大缅族主义在兴风作浪。1947年在昂山将军(昂山素姬之父)领导下,众民族签订了彬龙条约(Panglong Agreement),该条约允许众原住民与缅族携手10年后,若不愿意,可使用该条约所赋予的自决权,走自己的路。其实,众民族并不想脱离缅甸联邦,他们完全气愤大缅族主义惟我独尊之所为,他们只是反对大缅族主义罢了。1959年,众民族在东枝会议(Taunggyi Conference )上,和平民主地抨击了大缅族沙文主义,并直言缅文缅语可做国语--他们毫无异议,但众民族要求保留自己的民族风俗、语言、文化、宗教、价值观、生活方式等,并要求给予尊重。他们反对强迫他们全盘缅化。

结果,以军队为领导的大缅族沙文主义者,在1962年非法推翻了吴努(U Nu)民选政府,公然废除了联邦宪法,并悍然进行军政府独裁统治。于是,缅甸众原住民只有进行一场反抗独裁高压,以和平或暴力方式争取人权、民族权、真正联邦制的长期艰苦斗争。

貌强:联合国在世界所进行的干预,不是维护民主与和平吗?

Win 教授:没错!无论在黎巴嫩、波斯尼亚、克索窝、贝仑迪(Berundi)、卢旺达等,安理会都是集体行动,不仅齐心合力,还主持公道,同时还维护该国的联邦不解散--这正合缅甸众民族的意愿,他们都希望在真正的联邦制下,争取民族平等与互相尊重。这也是缅甸民主力量所提倡的维护联邦制。照逻辑,军政府也该举双手欢迎--因它口口声声不要分裂。

貌强:军政府是如何处理国家民族问题的?

Win教授: 军政府处理国家民族问题,有4法:

1。置之不理
2。诿过于人
3。我接受你的认错与自责。
4。找出问题症结所在,进行谈判与妥协。军政府历来一直在运用“置之不理”“诿过于人”两大法宝,来对付民主力量与众民族力量。它召开“全国会议”,却没有人民代表参加--说这些都是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与众民族人民代表之错,所以“我们才置之不理”。虽然国际社会与国内各族人民都不再信任它,它还是粉墨登场,坚持独唱独演下去。维权保权要紧嘛!

貌强:没人出来厉声抨击吗?

Win教授:9位联合国机构代表们实地调查后,就在缅甸国内公布:缅甸贫困交加,四分之一人口(近1500万)生活在贫穷线下,57.6%的儿童因父母贫穷而失学。在非缅族的众原住民区域,因缅化政策而导致众多小学关闭。大专院校学生被认定为潜在的麻烦制造者,而常被关门大吉或分散远方。卫生健康部门拨款,由1995/6年的GNP国民生产总值的 0.38%,5年前再下滑到 0.17%。缅甸每出生1百30万婴儿,就有95,200婴孩夭折,近40万婴孩在5岁前死亡。全缅三分之一婴孩患营养不足。1988年以前缅甸几乎没有发现爱滋病,现在高达58万之巨。

貌强:您认为是天灾还是人祸?

Win教授:人祸!这些祸国殃民之灾难,最主要是军政府的自私、无知与无能一手造成的。将军们靠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最迷信手中枪。他们一心一意研究如何巩固手中非法政权,如何跟民主力量与众民族力量打内战,如何提高欺骗与屠杀人民的技术。他们一介武夫,绝大多数是经济、卫生、社会工作的门外汉或瞎子,但他们毫不知耻,爱装模作样,更喜欢拿歪理、虚像、假数据等欺骗国内外--他们种种无耻的行径与表演,丢尽缅甸各族人民的脸,也使联合国蒙羞。

将军们为求自存,一定会继续高喊:国家内政,不许干涉!东盟轮值主席可以不当!外援可以不要!我们不怕闭关自守!哦!要我分权让权?休想!

貌强:我们缅甸华族与缅甸各族人民同甘共苦,共存共荣。各族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缅甸华族一点都不愿看到,就好像不愿见到自己兄弟姐妹受苦受难一样。您认为我们该怎么配合才好?

Win 教授:作为苦难深重的缅甸人民,我们必须支持民主力量与众民族力量,必须支持联合国各机构的善意压力,大家万众一心,共同向独夫民贼军政府施压,要它分权让权给人民。作为苦难深重的缅甸人民,我们也要尽力敦促军政府与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进行三方和平民主对话,最好大家能为建立真正的民主联邦制,能为缅甸各族人民的民族平等、友好共处、和平民主地建设家国而一齐努力。

(作者貌强 是“缅甸风云”的主要负责人)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