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溝橋烽火 究竟是誰挑發了中日全面戰爭?(組圖)

2018-08-31 00:15 作者: 李淨明

手機版 简体 4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駐守在盧溝橋的國軍29軍機槍手。(網絡圖片)
駐守在盧溝橋的國軍29軍機槍手。(網絡圖片)

在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和日本之間進行了一次長達14年的曠日持久的戰爭。在這次戰爭中,中國以傷亡3,500多萬人(一說2,000多萬人),經濟損失達6,000億美元的代價,非常艱難地保住了中國沒有淪亡,但是這場戰爭的直接後果是,中國經濟陷於崩潰,國力空前衰弱,共產主義紅禍藉機興起,在中國氾濫成災,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中國人淪為現代極權制度下的奴隸已近60年。那麽究竟是直接挑發了這場災難深重的戰爭?當我們再一次翻開中國、前蘇聯和日本所揭示的歷史資料時,隱隱約約地發現,似乎有一個巨大的黑手在導演著中國發生的這場悲劇。中國,在歷史發展的最為重要的時刻,作了別國的犧牲品,演出了一場曠古未有的淒慘壯烈的民族悲劇,墮入了一個更加專制與殘酷的國家狀況之下。

中國的對手國日本,最後落得無條件投降的命運。那麼這場戰爭究竟是誰發動的?歷來一直沒有定論:中國方面的媒體說是日本在盧溝橋發動的;但日本不承認。在日本的檔案中,一直否認發動戰爭。國民政府因爲當時沒有做好戰爭的準備,所以更不可能去主動挑發全面的戰爭。我們採用剝繭抽絲的方法加以分析,戰爭對誰有利,誰就有可能是戰爭的挑起者。事實證明:中共利用戰爭躲過了國民黨的圍剿。並且利用國民黨在艱苦抗日中獨自發展壯大,最後奪權了政權。中共在抗日戰爭中消極抗日,甚至與日本暗通款曲。例子不勝枚舉,比如:彭德懷因組織了「百團大戰」而被毛澤東鬥;曾山、潘漢年在抗日時期曾被中共派到上海和南京與日本人私下談判,要求日本人只打國民黨不打共產黨。中共利用戰後民生凋敝,發動內戰奪取政權。從動機到後果都可判斷中共是中日戰爭的煽動者。

受命劉少奇挑起戰爭 張克俠侄子主動爆料

2005年7月4日,北京電視臺播出《社會觀察》專題,承認了一個鮮為人知的史實:原來國軍29軍副參謀長張克俠是中共老地下黨員,1948年,張克俠與何基灃在淮海戰役中陣前倒戈,致使國軍慘敗。張克俠的侄子在節目中回憶:「當時張克俠接到頂頭上司劉少奇的命令,認為北平的態勢敵弱我強,應該主動出擊,於是就爆發了七七事變。」

此外,根據中共自己的宣傳材料《北京文史資料選編》第9輯第105頁《在西北軍中從事黨的地下工作的經歷》中的論述,張克俠自己承認:「我在1929年就入了黨。1937年4月,肖明同志要我對日積極作戰,以攻為守。」「解放後,劉少奇同志讓王世英找我,要我交還這個指示文件的原件。」肖明,即蕭明,劉少奇的下屬,張克俠的上司,在中日戰爭爆發後,隨中共華北局撤到了延安,經歷了毛澤東的延安整風。

1937年8月3日劉少奇給張聞天的電報認為進行游擊戰的目的是「響應抗日軍的武裝鬥爭」,配合「武裝暴動,收復平津」。劉少奇在動員平津黨員下鄉打游擊的同時,還指示「改組完全公開的同鄉會並加入漢奸團體」。江南的最高領導人劉少奇,自從到達華中之後,他的全部軍令、報告,沒有一個是出於打日本人的,全部都是為了打擊或分化國軍之用。

根據蘇聯《塔斯社》記者、共產國際駐延安聯絡員彼得・富拉基米若夫在他的《延安日記》中記述:「我無意中看到一份新四軍總部的來電。這份總部的報告完全清楚的地證實了:中共與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長期保存著聯繫……我已經知道了新四軍發來的電報內容……中共卻要做出打日本的樣子欺騙莫斯科。」

斯大林死後叛逃到西方的俄羅斯前國家安全部(MGB)官員彼得・德日阿賓(Petr Deriabin)曾說,早在30年代,劉少奇在莫斯科擔任中華全國總工會駐紅色工會國際代表時,就開始為前蘇聯的情報部門工作。此外,劉少奇在40年代仍繼續向斯大林遞送秘密材料。由此看來,劉少奇並不是始作俑者,他也是受命於共產國際和斯大林,爲了保衛了蘇聯,進而挑發了中日戰爭。

各方史料只説明結果 沒有深究背後的原因

中華民國政府是當事人,他們的教科書是這樣寫的:「民國26年7月7日晚11時,日軍於北平盧溝橋一帶進行演習,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查,吉星文團長嚴詞拒絕,日軍惱羞成怒,發動突襲,國軍守土有責,奮勇還擊。」這是很準確的事件經過描述,可惜談的是結果,沒有交待原因。日本方面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證詞是:「1937年7月7日晚10時40分許,日本步兵第一連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在北平西南12公里盧溝橋北側,永定河左岸荒地進行夜間軍事演習(搜查失蹤士兵)。演習結束後,在河畔龍王廟方向突然響了三發槍聲。隨後清水節郎中隊長等人,看到在河畔和盧溝橋城牆之間,有人用手電筒發出明暗交替的光亮,隨即判斷中國士兵用暗號互相聯絡。」這些都是很準確的事件經過描述,可惜談的是結果,沒有交待原因。

盧溝橋史跡。(網絡圖片)
盧溝橋舊景。(網絡圖片)

日本陸軍省兵務局長田中隆吉(支那課軍情特務出身),曾在東京大審判中出庭作證。他說盧溝橋的第一槍是共產黨放的,事變是共產黨在盧溝橋兩邊放槍挑起,而且是共產黨和前日本駐天津特務機關長茂川秀和勾結和操縱的。後來日本右派都罵他是「日本的猶大」之後,他就不敢說話了。

1933年5月31日《塘沽協定》是「九一八事變」後續,熱河戰役、長城戰役的停火協議,全文如下:

一、中國軍隊即刻撤退至延慶、昌平、高麗營、順義、通州、香河、寶坻、林亭口、寧河、蘆臺一線以西以南地區。爾後不得越過該線,不作一切挑戰擾亂之行為。

二、日本軍為證實第一項的實行情形,隨時用飛機及其他方法進行監察,中國方面對此應加保護,並給予各種便利。

三、日本軍如證實中國軍遵守第一項規定,不再越過上述「撤退線」繼續追擊,並自動回到長城一線。

四、長城線以南,及第一項所示之線以北、以東地區內的治安維持,由中國方面警察機關擔任之,上述警察機關,不可利用刺激日軍感情的武力團體。

《何梅協定》中央軍撤出華北,宋哲元29軍駐防平津地區。根據這些局部協議的施行細則,日軍在百人以下的軍事調動,以及不開火的小規模軍事演習,不需要通知地方當局。盧溝橋守軍深夜聽見鞭炮聲(龍王廟三發槍響)卻沒有日軍演訓的消息,同時又得到日軍搜查宛平城的情報,誰都扛不起918「不抵抗將軍」罵名,心一橫就打響了。

日軍也奇怪,人丟了還沒找著,百人以下的軍事行動又不用照會,29軍居然開火,「下克上」痼疾發作,事變迅速擴大。再加上不幸的「通州事件」,日本軍部決定增兵「膺懲暴支」。

七七事變發生之後,中共在延安大吹大唱:「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實行全民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中共北方局馬上後撤太原,太行山地區「游而不擊」。劉少奇是中共北方局書記,立此大功,在1943年被提拔為「二把手」,確立他為毛澤東接班人的地位。

歷史的巧合?張克俠率77軍叛變死於七月七日

張克俠(1900年10月7日-1984年7月7日),原名張樹棠,河北獻縣侯陵屯村人。1923年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畢業、加入西北軍。1924年加入孫中山大本營軍政部,任少校科員兼陸軍講武學校教育副官及隊長。任陸軍講武學校畢業生第一營營長。1925年再度加入西北軍、任學兵團團副。馮玉祥續娶張克俠妻子李德璞的胞妹李德全,張克俠與馮玉祥結成了連襟。1927年赴蘇聯就讀莫斯科中山大學。

1948年,張克俠(右)與何基灃在淮海戰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48年,張克俠(右)與何基灃在淮海戰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29年7月他於上海經張存實和李翔梧介紹成為中國共產黨特別黨員,由周恩來直接領導,後遵照黨的指示第三度加入西北軍,任張自忠師的參謀長。1937年任二十九軍副參謀長、七七事變後任任五十九軍參謀長、國民革命軍第六戰區司令部高級參謀、副參謀長。1946年夏周恩來在南京與國民政府談判時曾與張克俠秘密商討陣前倒戈事宜。

1948年12月8日,於第3綏靖區副司令任內,在淮海戰役中張克俠與何基灃率國民革命軍部屬59軍全部,77軍大部官兵陣前倒戈,舉行賈汪起義,造成國軍防線大缺口,直接幫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殲滅了國軍黃百韜兵團。中共建政後任解放軍第33軍軍長、上海淞滬警備區參謀長、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林業部副部長、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院長。1984年7月7日去世。也許是上天要給對歷史充滿迷惑的人們一個明確的暗示,張克俠不僅率領國軍77軍臨陣倒戈,他的去世之日恰好也是七七事變的47週年紀念日。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